<address id="f5bll"><nobr id="f5bll"><nobr id="f5bll"></nobr></nobr></address>
    <form id="f5bll"><nobr id="f5bll"></nobr></form>

      <form id="f5bll"><form id="f5bll"></form></form>

                    劉峰律師
                    廣州刑事律師
                    只接受刑事案件辯護委托
                    電話:
                    18613049494
                    辯護
                    專題
                    毒品犯罪案件 財產犯罪案件 官員犯罪案件 人身類犯罪 老總犯罪案件 特殊類犯罪 偵查階段 審查起訴 一審 二審 申訴 拘留 逮捕 取保候審 無罪辯護 不起訴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法律文書 >> 正文
                    “證據充分、事實清楚”絕不是一句套話或一頂帽子——候某華涉嫌故意殺人一案審查起訴階段律師意見
                    2019-4-9 14:33:22
                    瀏覽:
                    本律師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法律咨詢,尤其是電話法律咨詢,洽談案件請前往律師事務所。

                    (一般情況下,當事人真實信息做隱匿處理,但當事人同意的除外。如有因工作疏忽造成的當事人真實信息隱匿遺漏或當事人對其存在異議的,請聯系劉峰律師進行更正。)

                    “證據充分、事實清楚”絕不是一句套話或一頂帽子

                    ——候某華涉嫌故意殺人一案審查起訴階段律師意見

                    東莞市檢察院、尊敬的鄭檢察員:

                    候某華涉嫌故意殺人一案,目前已由貴院做了二次退偵處理,尚未由公安機關重報貴院再次審查起訴。原本該意見應該在貴院再次審查起訴期間提出。但思考良久,辯護人還是想盡快向貴院提出該意見。原因在于,辯護人希望鄭檢察員在收到本意見后能有充分的時間對本律師的意見進行思考,并對案件的相關事宜進行處理,比如親自傳喚證人對一些案情進行核實。請鄭檢察員能對本意見予以重視,并依照《關于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將本意見入卷。

                    在作出本書面意見之前,在一次審查起訴期間,辯護人曾和鄭檢察員通過電話,口頭表達過辯護人對本案持有的意見,其后,又由貴檢察員助理給本律師打來電話,再一次聽取辯護人意見。辯護人對貴檢察員的耐心和認真表示職業認同和敬意。

                    兩次電話交流,辯護人的意見均是該案犯罪嫌疑人候某華并未參與殺害其前夫杜某某的行為,主要原因,一是辯護人在擔任候某華辯護人后多次會見犯罪嫌疑人,其一直向辯護人明確說明其根本沒有參與,甚至被抓獲前一直都不知道杜某某確實已經被殺害;二是從證據上在認定候某華參與該案時明顯的證據不足。當然,辯護人也陳述了幾條具體的理由。

                    對本案,辯護人有一種強烈的感受,即公安機關在整個案件的偵辦過程中,對候某華一直是一種強烈的懷疑態度。并把這種懷疑當成確信。為辦下這個案子,因此,公安機關在取證過程中,可能存在諸多問題。這些問題辯護人將在后續做出說明。殺人碎尸,并拋尸,而且20年后才破案,可謂觸目驚心,大案要案。辯護人對公安機關可能存在的諸問題,雖絕然不能認同,但予以理解。辯護人認為,對案件偵辦而言,懷疑導向未嘗不可,但直到案件偵辦完畢,形成案卷,移送審查起訴,對候某華是否參與問題,這個案子的性質依然是懷疑,并未形成確定的事實,則不可以。也就是說,即便有些微證據,而且還都是可能或確切存在嚴重問題的證據,指向了候某華,但依然證據嚴重不足。依照《刑事訴訟法》的證據充分的標準,無法認定,也不應該認定。應該對候某華做出無罪認定處理。而在貴院審查起訴階段,應該做出證據不足的不起訴決定。

                    以下是為了說明辯護人這一認識,辯護人提出的具體意見。請鄭檢察員指正,同時也希望能予以足夠的重視。

                    一、候某華自始至終供述其沒有參與殺人行為,因此對具體的殺人行為也一無所知。

                    這一點,辯護人無需多說。辯護人知道貴檢察員在閱讀案卷材料時心里有數。但有必要一提的是候某華的第一份《訊問筆錄》。但從文字表達看,這份筆錄候某華的說法前后矛盾,混亂不堪。但確有一些看似“有罪供述”的字句。比如,公安機關問:“你于何時、在何地殺人了?”候某華回答:“我是于1998年,具體時間記不清楚了,在東莞市的一個出租屋的二樓發生的,具體的地址我也記不清了。”公安機關又問:“你是否有其他同伙參與作案?”候某華回答:“當時有我的二哥侯云先,還有一個叫阿榮的男子一起作案的。”甚至出現了“然后我跟我二哥侯云先說先去買點安眠藥給他穩住,后來我二哥就到樓下去買了安眠藥回來……”這樣具體作案情況的供述。只是隨后又明確了“我沒有親眼目睹和參與他被殺害的過程,但是我知道他被殺了。

                    關于這份筆錄,關于那些“認罪供述”,辯護人在閱卷后曾在會見候某華時向她核實過,她向辯護人表示,她從來沒做過這樣的“認罪供述”,從來沒有這樣說過。但這些有她簽字畫押的筆錄是如何形成的?候某華對此既表示驚訝,又表示氣憤,同時表示哀傷。候某華說:“我又不懂法律,當時是在青島的派出所,讓我簽字我就簽字,但是真實的對話內容根本不是這個樣子!

                    其后的幾份《訊問筆錄》均訊問于東莞市第二看守所訊問室,基本都是無罪供述。辯護人無需贅言。但辯護人需要說明的是,即便如此,其間有些字眼、句眼,比如第2份(次)訊問筆錄第4頁“這時我姐就跟我說買安眠藥給杜某某吃,等他睡了我們好離開他,我當時也就同意。然后我姐就去買安眠藥,具體她去哪里買,買了多少我也不知道。”然而,在和和候某華核對訊問筆錄時,候某華明確向辯護人表明,她根本沒說過“我姐去買了安眠藥!

                    關于這一問題,辯護人請貴檢察員要格外注意的是,根據《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錄音錄像規定》,本案好在是必須要對審訊全程錄音錄像的案件。沒有錄音錄像訊問筆錄不得作為證據使用。而根據《刑事訴訟法解釋》的規定,當犯罪嫌疑人對供述筆錄存在異議時,有權核對審訊錄音錄像,而筆錄與錄音錄像不一致的,要以實際的審訊錄音錄像為準。因此,辯護人希望貴檢察員對尤其是上述第一份筆錄的審訊錄音錄像進行觀看,以核實實際審訊情形。而辯護人也將會在二次審查期間,要求復制錄音錄像,進行觀看核實。而且,該案剛進入偵查階段不久,公安機關便大發新聞稿件,甚至與中央電視臺合作,登上中央電視臺今日說法,并在新聞稿件和節目中無中生有捏造候某華“供認不諱”,這不但違規違法,缺乏職業道德,甚至反過來說明了辯護人的這一懷疑不是沒有依據的。

                    這也是辯護人上述提到的公安機關在偵辦本案件取證過程中,可能存在的問題之一。

                    關于上述第一份筆錄的供述問題,辯護人在上一次會見候某華(20193月中旬)時,候某華向辯護人表示貴檢察員在過檢提審她時,她曾和貴檢察員談及過這個問題。并向貴檢察員明確了“絕對不是我說的話,不信可以調審訊錄像看”這一情況。

                    綜合候某華的訊問筆錄和辯護人對其的多次會見情況,辯護人認為,候某華的供述可以明確的內容大概是,1、候某華對安眠藥一事是知道的,但是絕不是她提出來的,而應該是她姐姐提出來的;2、安眠藥也絕對不是她購買的,也應該是她姐姐;3、安眠藥一事當時與殺人意圖無關,而僅僅是為了讓杜某某熟睡,并借機逃離東莞,并不再受其騷擾。4、她對殺人一事是怎么提出的,怎么發生的,毫不知情。5、殺人一事,如果讓她猜測推斷的話,她認為最可能是她哥哥候某先、阿榮,也許還有她姐姐候曉林和樊玉(高芳)。

                    當然,候某華的供述是真是假,我們先放一放。

                    二、候軍先的供述,有部分句、段是指向候某華并明確了候某華是參與殺人行為的,但這些供述也存在嚴重問題。

                    辯護人不可能會見候某先,所以無法核實其訊問筆錄。但貴檢察員必然要提審候某先,所以必然能核實其訊問筆錄。辯護人只能從書面的《訊問筆錄》來發表意見。辯護人逐一摘抄筆錄內容,在突出要點的同時,并盡可能地確保其是全面準確的。

                    候某先的第1份《訊問筆錄》顯示,他承認安眠藥是他買的,并由他直接放入酒中讓杜某某喝下,并直接造成杜某某沒了呼吸死亡。而這一過程,候某華并未參與,甚至都不知情。只是事后告訴了候某華。而候某華嚇哭了。并在哭的過程中,提出人既然死了,應想辦法處理尸體。然后離開了東莞去了深圳,第二天早上又從深圳趕回,在門口見到候某華時,候某華跟他說尸體已經處理好了。所謂的“處理”,即分尸。裝袋。然后候某先和另一名男子負責拋尸。

                    2份《訊問筆錄》顯示,他一開始向候某華提議把杜某某搞殘。候某華沒出聲。他以為候某華默認了。是他親自買了20顆安眠藥和啤酒,并將安眠藥放入酒中讓杜某某喝下。杜某某喝下帶有安眠藥的酒,候某華是知道的。后來他發現杜某某沒呼吸了,并把候某華嚇著了。候某先問候某華怎么辦,候某華就讓他先回去深圳,由她想想辦法。次日上午十點,他趕回案發地,候某華說有人在里面,他就知道應該是候某華找人幫忙了。后來就是由他和另一男子負責拋尸。

                    1份筆錄和第2份筆錄,內容和意思差不多。

                    而第3份筆錄就大相徑庭到離譜的地步了。3份《訊問筆錄》顯示,候某先供述,是候某華提出來要殺害杜某某的。當時在場的人有他、候某華、候某華男朋友、他姐姐侯曉琳、還有他女友樊玉。是候某華提出來用安眠藥下到酒里把杜某某藥倒的,候某華男朋友見沒有藥死殺害死者的。并叫他一并拿刀砍。候某華男朋友用鐵錘敲死者的頭。他用刀砍了死者的肩胛位置一刀。過了十幾分鐘發現死者沒有呼吸了。候某華男友提出來將死者拖到衛生間分尸。具體分尸都是其一個人做的。其他人當時都坐在客廳里。后來,是候某華去買了袋子。將碎尸裝袋是候某華和她男朋友二人做的。他說,發現死者沒有被藥死,候某華便說,反正是禍害,把他做了吧。接下來就由候某華男朋友和他用鐵錘和菜刀把死者殺害了。是他和候某華男朋友將尸體拖到衛生間,由候某華男朋友一個人將死者分尸。他和候某華坐在客廳。接下來候某華和她男友清洗了衛生間和客廳。侯曉琳和樊玉買了袋子回來。然后他和女友樊玉去了樓房天臺聊天一個多小時,下來后,發現候某華和她男友將尸體裝袋。然后由他和候某華男友負責拋尸。

                    4份《訊問筆錄》,候某先供述,是候某華在酒里下安眠藥藥倒死者的。由他和候某華男朋友用鐵錘和菜刀將死者殺害。購買安眠藥的應該是他妹妹候某華,因為他看見候某華在廚房將安眠藥碾碎,并看見她將安眠藥倒進啤酒里。并且是候某華將下藥的啤酒拿到死者面前給他喝的。他和候某華男友殺害死者的時候,只有候某華在客廳里了。候某林和樊玉出去還沒有回來。是他和候某華男友將拖尸入衛生間的。然后就上了天臺。天臺上有他、候某林、樊玉、候某華的女兒。只留候某華和她男友在房間。他下來后,發現尸體已經裝袋。后來他就在天臺呆到天亮才回出租房。接下來,由他和候某華男友負責拋尸。而是誰清理現場血跡,他記不清了。

                    5份《訊問筆錄》,候某先供述,是候某華提出要殺害死者的,并提出了安眠藥方案。當時大家(他、候某華男友、候某林、樊玉都在場)都沒有反對。

                    6份《訊問筆錄》,候某先供述,是候某華提出用安眠藥藥倒死者的。是誰下的藥放入酒中他不知道。具體誰清理現場的血跡他不知道。

                    以上便是候某先的全部的《訊問筆錄》。我們來對比分析一下。

                    1、關于是誰提議買安眠藥給死者下在酒里喝下的,1、2份筆錄,候某先說是他;而3、4、5、6份筆錄,候某先說是候某華。前后矛盾。

                    2、關于是誰買的安眠藥,1、2份筆錄,候某先說是他;3、5、6份筆錄沒提到,第4份筆錄說應該是候某華。前后矛盾。

                    3、關于是誰將安眠藥下到酒里的,1、2份筆錄,候某先說是他;第3份沒提到,第4份說是候某華,第5份沒提到,第6份說記不清楚是誰。前后矛盾。

                    4、關于殺害死者后,是誰分尸的,第1、2份筆錄,候某華提出她來處理。但他離開東莞回深圳了。第3份,說是看到了,是候某華男朋友一個人做的。第4份說,不清楚,但分尸之前屋內只有候某華和她男友在。第5、6份沒提到。前后矛盾。

                    矛盾的還不止這些,比如第1、2份筆錄,他說當時下藥直接把死者藥死了(沒有呼吸了)。而后面則說是他和候某華男朋友用兇器殺害死者的。比如第1、2份筆錄說當晚離開東莞去了深圳,次日才回。而第4份則說,他當晚住在案發出租房天臺。

                    唯獨不矛盾的,前后供述一致的,是他和候某華男朋友負責拋尸。雖然也有些微矛盾,但尚能有較大程度明確的,是他和候某華男朋友動手用兇器將服安眠藥沉睡后的死者殺害。

                    這就是候某先供述存在的確實的嚴重問題。

                    但候某先的供述的嚴重問題可能還不止于此。該案剛進入偵查尚無法閱卷時,辯護人在會見候某華時曾問過候某華,問她說,如果你根本沒有參與,你覺得你哥哥候某先會不會咬你?候某華自信地說,我哥哥很疼我,絕對不會。再說我沒參與他咬我也無法咬。而閱完卷后,辯護人帶著這些案卷再次會見候某華時,候某華先是驚訝,再是感到不解。并問辯護人:“這些真是我哥哥說的嗎?”

                    候某華的這一反問提醒了被告人,這些筆錄與審訊錄像一致嗎?辯護人對此深表懷疑。一樣需要調出審訊錄像予以核實。這是辯護人上述提到的公安機關在偵辦本案件取證過程中,可能存在的問題之二。

                     

                     

                    先不說實際審訊錄像如何,就這樣的供述筆錄,混亂不堪,嚴重的前后矛盾,在沒有其他任何物證指向候某華的情況下,認定候某華參與本案。不能不說令辯護人感到膽戰心驚、不可思議。

                    當然,或者貴檢察員說,但就言辭證據,還有候某林和高芳的,也在某些方面指向了候某華。那么,我們就來看看該二人的供述。實際上應該是證言。

                    三、候某林和高芳(樊玉)的供述筆錄,確實有幾句,間接指向候某華曾表示過有殺害死者的動機,但這些供述依然存在嚴重問題。

                    首先,候某林的一個供述又牽連出候某先供述的可能虛假之處,即當時候某先、候某華、候某華女兒。候某先、樊玉是一同住在該出租房內的,而不是案發前的臨時聚集。

                    其次,在第3份筆錄中,她提到是候某華購買的藥物藥倒了死者,案發時只有候某華、候某先在出租房。沒有其他人在了。但是候某華下藥是她后來回想到的。但她也不知道下在什么地方。候某華曾說過“他(指死者)是恐怖分子,這次過來可能帶槍……”“你想弄我,我就先弄了你,我弄點藥弄死你!薄……在剛進門口的位置靠近衛生間門口我就問候某華,孩子她爸呢?候某華沒有應我,我聽了一下接著問,‘走了?’,她就大聲說‘死了’”此類的話。

                    候某林全部的筆錄大概也就這樣。

                    再次,看看高芳筆錄。她說她知道參與殺害死者的有候某華、候某華男朋友、候某先、候某林。原因是事后聽到候某華叫候某先和候某華男朋友把孩子爸爸(即尸體)暈出去,而且候某華還給了他們兩個路費。并說,候某華對候某先和她男朋友說,我叫他(死者)過來,他在清醒的時候,你們兩個都打不過他,他在社會上混的,很能打的,要先給他吃點藥。

                     

                    辯護人就不再一一羅列了。這些筆錄,當辯護人讀給候某華聽時,候某華氣的眼淚都快留下來了。她說:“怎么能胡扯到這個地步?”

                    先不要說候某林和高芳的供述和候某先的大相徑庭。比如,候某先說關于安眠藥方案,不過是臨時起意,而高芳卻說是候某華丈夫來到東莞前,候某華便有了這樣的動機。一樣是亂的不堪入目。但辯護人必須要提出的是,根據候某華的女兒在候某林取保候審后,電話問她姨媽(候某林)關于這個案子的一些情況時,候某林明確說道,自己連字都不認識,我都不知道上面寫的是什么,我除了說不知道,根本沒有說過這些話。自己被關起來嚇死了,讓簽什么就簽什么。那么,果真如此,這些筆錄的內容哪里來的?

                    好在候某華女兒對通話進行了錄音。辯護人將對此錄音作為本意見附件向貴檢察員提交,并請貴檢察員注意。

                    候某林的訊問筆錄如果是這樣,那么高芳呢?因此,本案首先需要調取并瀏覽審訊錄像對四人的實際審訊內容進行明確。辯護人大膽的猜測是,審訊錄像實際的審訊內容絕對不是這樣的。

                    這是辯護人上述提到的公安機關在偵辦本案件取證過程中,可能存在的問題之三。

                    四、現有證據,對認定候某華參與該案嚴重不足。

                    除了三人存在嚴重問題的供述外,再也沒有其他物證、書證、視聽資料或證人證言指向候某華參與了本案。比如辯護人會見候某華時,候某華曾對辯護人說,公安機關跟她說在死者尸體袋子里找到了一根她的紫色頭發。候某華回應道:“我從來都沒有染過紫色頭發,怎么可能?”辯護人在案卷中并沒有看到諸如此類的物證。沒有任何一樣能和候某華產生關系的物證。

                    那么,難道僅僅因為死者是候某華確實又恨又怕的丈夫,并死在了候某華他們的出租房?并且不能排除候某華當時可能在現場?或者因為事后,候某華為她自己和候某先、候某林都辦理了假身份,并逃之夭夭?這一點,貴檢察員在電話里曾表達過意見。但辯護人也給予了候某華的解釋。那是她應她姐姐要求,為了逃避其丈夫可能的進一步騷擾而為。候某華說,如果殺死了死者,他哥哥疼愛他,不可能讓她一個女人參與。甚至,事后也沒有人告訴她真相。這么多年來,她一直以為不排除死者還活著。

                    如果靠這些能定罪,那不是把懷疑和推斷這些根本上猜測性的東西視為事實嗎?這嚴重不符合刑事訴訟的法律標準。而且從懷疑和推斷的角度上,辯護人也能找到很多候某華沒有參與的結論,比如,既然兩個男人在場,足以完成作案,又何必愚蠢到再讓多一個家人參與受牽連呢?比如,據其現任丈夫反映,候某華多年來一直是一個極度愛家、孝敬老人,心腸柔軟的女人,常常獻血,和鄰里關系非常和睦,如此,又如何能囂張兇殘到這種地步呢?更何況無論如何那還是其孩子父親?再比如,候某先的整個供述顯示,后來候某先和候某華男友的殺害行為是臨時起意的,可是如果沒有后來候某先和候某華男友的殺害行為,一般來說,安眠藥只能致人沉睡,如何能致人死亡?如果一開始候某華提議殺害死者,他們為何不直接下毒毒死卻造成血肉橫飛,令人膽戰心驚?可見,候某華供述的安眠藥用來讓其沉睡,可以借機逃走更為合情合理。

                     

                    鄭檢察員,

                    辯護人撰寫本意見的過程中,有一種說不清的濃重的壓抑心情。內心有著說不完的想說的話。辯護人認為,作為都是法律人,貴檢察員是能夠理解這一心情。因為辯護人實在不忍心看到一起內心確信的冤案,而且還是殺人要案的冤案上演;蛘哒f,至少不應該定案的案件被定案。

                    懷疑精神,本來是法律人的一個本能。辯護人在最初也曾懷疑候某華是不是對辯護人撒了慌。但隨著對其接觸的增多和案件了解的深入,逐步打消了這一懷疑。

                    哲人伏爾泰說,有德性的人不把懷疑和推斷當成事實。懷疑和推斷對偵查是必要的,但對認定則不可。這正是科學理性的品質。懷疑與推斷和事實之間,其本質的區別,是只有引起懷疑和推斷的證據,還是有確切的證據予以了證實。所以懷疑和推斷只是懷疑和推斷。而事實是事實。一個要求的是簡單的粗糙的證據點滴,一個則要求嚴謹的嚴肅的甚至專業的證據體系。

                    本案,不要說關鍵人物候某先的供述矛盾百出,即便他的某些供述就是事實,和我們要求的證據充分、事實清楚,也是天地之遙。也就是說,即便候某華真的參與了,這樣的證據怎么能定案?而證據充分、事實清楚是什么?辯護人不想多說什么專業規則,只想說一句,辯護人認為它不是一頂帽子或一句套話,它是有生命的,這生命不是別的,正是良知、擔當、責任感、憐憫之心和職業精神。更是與我們的職業嚴謹性和嚴肅性、專業性態度緊密相連。

                    隨著司法改革的推進,尤其是近兩年,故意殺人案被再審改判無罪的,越來越多,以前越來越多的被定罪的案子陸續被宣告無罪,辯護人認為當初的錯案原因不是別的,正是無視證據充分、事實清楚的生命,而把其當成一頂帽子和一句套話硬扣硬套的結果,正是把懷疑和推斷當成事實的結果。

                     

                    五、辯護人對本案處理上的幾點意見

                    一是希望貴檢察員能傳喚候某林、高芳,親自進行訊問或詢問,而不是由公安機關進行;

                    二是能對本案四人的審訊錄音錄像,尤其是候某華的第一次訊問的錄音錄像和候某先的訊問錄音錄像進行瀏覽。以確定候某華第一次供述的真實內容,以及其他三人真實供述是不是真的存在筆錄里顯示的那些對候某華不利之處。

                    三是能在二次審查起訴期間最終能對候某華做出證據不足的不起訴決定。

                    提出該意見,辯護人認為,基于職責,在目前階段,已經盡力了。

                    此致

                    東莞市人民檢察院

                     

                    辯護人:劉峰,系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律師

                    日期:2019326



                    公眾號訂閱
                    手機微信掃描二維碼,可訂閱劉峰律師【且聽峰聲】公眾號,了解更多劉峰律師信息和動態。
                    相關[法律文書]
                    1 罪刑法定原則的靈魂在于其剛性——趙XX高空拋物一案審查起訴階段律師意見
                    2 既然是冤案,再多阻力和壓力都應予以糾正——張XX申訴一案律師代理意見
                    3 渾水摸魚摸來的犯罪?---林某涉嫌職務侵占、挪用資金案一次律師意見
                    4 認定犯罪應嚴格遵守罪刑法定原則——項XX走私珍貴動物案一審無罪辯護意見
                    5 一個根本上證據不足、事實不清的案件—陸XX故意傷害罪一案一審辯護意見熱點文章
                    6 人命關天,不只是一個科學論證問題,更是一個價值觀問題——葉XX制造毒品死刑上訴一案
                    7 是非法持有,還是運輸?——楊成軍被指控運輸毒品一案辯護意見
                    8 要求對區廣樞非法占用農用地一案做出不起訴決定律師意見
                    9 誰都得在明天為今天的行為買單!——關于要求對曾XX不予逮捕二次律師意見
                    10 雖無保釋制度,但一樣是重視人權——許XX羈押必要性審查律師意見暨申請書
                    相關圖片文章

                    沒有任何圖片文章
                    2014 @ 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 劉峰律師 wybi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1084498號-1 預約電話:(手機)18613049494
                    wtgc要跑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