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5bll"><nobr id="f5bll"><nobr id="f5bll"></nobr></nobr></address>
    <form id="f5bll"><nobr id="f5bll"></nobr></form>

      <form id="f5bll"><form id="f5bll"></form></form>

                    劉峰律師
                    廣州刑事律師
                    只接受刑事案件辯護委托
                    電話:
                    18613049494
                    辯護
                    專題
                    毒品犯罪案件 財產犯罪案件 官員犯罪案件 人身類犯罪 老總犯罪案件 特殊類犯罪 偵查階段 審查起訴 一審 二審 申訴 拘留 逮捕 取保候審 無罪辯護 不起訴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指導案例 >> 正文
                    元某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案[第1107號]上游犯罪查證屬實但依法不追究刑事責任的,不影響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的成立
                    2017-7-5 7:20:29
                    瀏覽:
                    本律師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法律咨詢,尤其是電話法律咨詢,洽談案件請前往律師事務所。



                    未央刑事辯護參考》公布指導案例[第1107號],總第104集。元某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案——上游犯罪查證屬實但依法不追究刑事責任的,不影響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的成立

                    整理: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劉峰律師

                    一、基本案情

                    檢察院以元某犯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向法院提起公訴。

                    法院經審理查明:2012年10月,元某在經營元記金銀加工店期間,以明顯低于市場價格的5700元收購了黎某(因其未達刑事責任年齡,公訴機關撤回起訴)搶劫所得的兩條斷裂損壞的黃金項鏈。經鑒定,該兩條黃金項鏈價值分別為6745元和2626元。案發后,元某經公安機關訊問,即如實供述了以上事實,且主動退回了該兩條黃金項鏈。

                    法院認為,元某沒有正當理由,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收購財物,應認定其明知該物品系犯罪所得,其行為已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元某到案后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系坦白;主動退回了全部贓物,酌情予以從輕處罰。根據元某的犯罪情節和悔罪表現及其所居住村民委員會證明情況,對其可依法適用緩刑。公訴機關建議判處元某三至四個月拘役,量刑建議適當,予以采納。根據元某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刑法》第312條第一款,第67條第三款,第72條第一,三款,第73條第一款,第三款,第52條,第53條,第61條;《最高法院關于審理洗錢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三項、第四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如下:元某某犯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判處拘役四個月,緩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一萬元。

                    一審宣判后,元某未提出上訴,檢察機關亦未抗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二、主要問題

                    上游犯罪查證屬實但行為人系未成年人依法不追究刑事責任的,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能否成立?

                    三、裁判理由

                    在本案中,由于黎某系未滿14周歲未成年人,不負刑事責任,那么在上游犯罪行為人不負刑事責任的前提下,元某是否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審理中形成兩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元某的行為不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理由是,根據刑法第312條的規定,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成立的前提條件是,行為人掩飾、隱瞞的財物應當是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犯罪所得,而一般違法所得不能構成此罪,即上游行為構成犯罪是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必要條件。就本案來說,黎某的行為在客觀方面符合搶劫罪的構成要件,但由于黎某某未滿14周歲,不符合搶劫罪的主體要件,黎某某不構成犯罪,其搶劫得到的黃金項鏈并不屬于犯罪所得,因此,元某某的掩飾、隱瞞行為當然也不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雖然黎某因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不能以搶劫罪定罪量刑,但上游搶劫犯罪事實是查證屬實的,不影響元某的行為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

                    我們同意第二種意見。在《最高法院關于審理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出臺之前,2009年11月11日實施的《最高法院關于審理洗錢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洗錢解釋》)第四條第一款、第二款規定:“刑法第191條、第312條、第349條規定的犯罪,應當以上游犯罪事實成立為認定前提。上游犯罪尚未依法裁判,但查證屬實的,不影響刑法第191條、第312條、第349條規定的犯罪的審判。上游犯罪事實可以確認,因行為人死亡等原因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不影響刑法第191條、第312條、第349條規定的犯罪的認定!鄙鲜鲆幎w現了這樣一個基本原則,即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成立以上游犯罪事實成立為前提。

                    基于此,《解釋》在第八條重申了上述規定,并明確:“上游犯罪事實經查證屬實,但因行為人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等原因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不影響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認定!蔽覀冋J為,《解釋》第八條的規定包含兩層意思:

                    (一)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應當以上游犯罪事實成立為前提

                    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構成前提是上游犯罪事實必須成立。此處的“上游犯罪事實成立”既指上游犯罪事實有充分證據證明,也指上游犯罪事實達到了犯罪的程度。如果上游行為雖然存在,但依法不構成犯罪的,則掩飾、隱瞞行為也不構成犯罪。例如,甲收購了乙、丙、丁等10人各自盜竊的自行車各一輛,每輛自行車的價格均為1000元,由于乙、丙、丁等人的行為均未達到盜竊犯罪的數額標準,因而均不構成盜竊罪;而甲所收購的自行車價值總額達到1萬元,依照《解釋》第一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已經達到構罪標準,但因乙、丙、丁等上游行為人的行為均不構成犯罪,甲所收購的自行車就不能認定為“犯罪所得”,因而甲的行為也不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只能依照治安處罰法進行處罰。

                    (二)上游犯罪事實成立,但因主體不適格而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仍然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對掩飾、隱瞞的行為人定罪處罰    前述第一種意見認為,刑法第312條規定的“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中的“犯罪”是指構成要件完全齊備的犯罪。我們認為,這種觀點是僅從條文的文字表面出發,對刑法規定所作的片面理解。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成立以上游犯罪事實成立為前提,此處的“上游犯罪事實”是指客觀上的上游犯罪行為,而不是應當負刑事責任的刑法一般意義上的犯罪。理由如下:

                    1.將立法條文中的“犯罪”理解為“犯罪行為”,符合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本質特征。

                    根據我國刑法理論,行為具有相當程度的社會危害性是犯罪的本質特征,掩飾、隱瞞行為能夠作為犯罪處理的本質在于這種行為妨害了司法機關追訴犯罪的活動,以及多數掩飾、隱瞞行為還同時侵犯了公私財產權益。而上游犯罪行為人是否負刑事責任并不影響掩飾、隱瞞行為本身的社會危害性,即行為人所掩飾、隱瞞的犯罪所得是來源于應當負刑事責任的人的犯罪還是不應當負刑事責任的人的犯罪行為,并不影響掩飾、隱瞞行為本身的社會危害性。例如,張三、李四分別盜竊了價值1萬元的摩托車,王五明知兩輛摩托車均系盜竊所得仍然分別予以收購。張三因系不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而不認定其構成犯罪,李四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而構成盜竊罪。在這個案例中,張三依法不負刑事責任的情節并不影響其盜竊行為本身給摩托車所有權人造成的損害,也不能因此否認盜竊摩托車行為本身具有違法性,王五收購該摩托車的行為仍然具有社會危害性,而且這種社會危害性與王五收購李四盜竊所得摩托車行為的社會危害性并無不同。如果我們認定王五收購李四的摩托車的行為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而收購張三的摩托車的行為不構成犯罪,這顯然違反了罪責刑相適應的基本原則。

                    2.將立法條文中的“犯罪”理解為“犯罪行為”,能夠實現刑法條文的整體協調。

                    從刑法條文整體協調的角度,也即對刑法進行體系解釋的角度可以看出,我國刑法條文中所使用的“罪”與“犯罪”概念,并不全都是指構成要件齊備的犯罪,不少條文中所稱的“罪”與“犯罪”只是指符合客觀要件的犯罪行為。例如,刑法第115條第一款規定:“放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或者以其他危險方法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钡诙钜幎ǎ骸斑^失犯前款罪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憋@然,第二款的“前款罪”,僅指客觀上符合第一款規定的客觀要件及其性質的行為(實施了引起火災、水災等行為并造成了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結果,且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性質);而不要求行為人像第一款那樣出于故意。如果說這里的“罪”是指完全符合犯罪構成所有要件的犯罪,那么就無法理解該條第二款。又如,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贝颂幍摹氨┝Ψ缸铩憋@然并不限于達到法定年齡、具有責任能力的人實施的暴力犯罪,而是指暴力犯罪行為,對于不滿14周歲的人實施的殺人、搶劫、強奸等嚴重危害人身安全的行為,也可以進行正當防衛。再如,刑法第269條規定“犯盜竊、詐騙、搶奪罪”中的“罪”、第310條“明知是犯罪的人”中的“犯罪”、第399條“明知是有罪的人”中的“罪”等表述,均是指客觀上的犯罪行為。同樣,刑法第312條的“犯罪所得”也是指客觀上的犯罪行為。

                    在本案中,黎某實施搶劫行為獲取了價值9371元的金項鏈兩條,雖然黎某某因不滿14周歲而不負刑事責任,也不構成犯罪,但并不能因此而否認黎某某實施的搶劫行為本身是違法的,該行為符合搶劫罪的客觀方面要件,也侵犯了他人的財產權益,因此,搶劫犯罪行為是客觀存在的,兩條金項鏈應當屬于“犯罪所得”。被告人元某某是從事金銀加工的從業者,熟知黃金飾品的價格,仍以明顯低于市場價格的5700元收購了兩條斷裂損壞的黃金項鏈,據此認定元某明知該金項鏈系犯罪所得而予以收購,其收購行為具有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所要求的社會危害性。黎某是否負刑事責任并不影響元某某收購行為本身的社會危害性,對元某應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定罪處罰。

                    綜上,原審法院認定元某犯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判處拘役四個月,緩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一萬元是適當的。




                    公眾號訂閱
                    手機微信掃描二維碼,可訂閱劉峰律師【且聽峰聲】公眾號,了解更多劉峰律師信息和動態。
                    相關[指導案例]
                    1 陳某、歐陽某等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第1102號]收購他人非法獲取的計算機信息系統數
                    2 姜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第1103號]如何區分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與洗錢罪
                    3 元某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案[第1107號]上游犯罪查證屬實但依法不追究刑事責任的,
                    4 郭銳、黃立新盜竊,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第1108號]與盜竊犯罪分子事前通謀的收贓行
                    5 譚某旗、譚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第1115號]如何區分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的罪與非
                    6 邵大平交通肇事案[第1118號]交通肇事撞傷他人后逃離現場,致被害人被后續車輛碾壓致熱點文章
                    7 喻江、李強非法從事出租汽車經營活動案[第1122號]——未取得道路運輸經營許可集合社會熱點文章
                    8 吳某某、鄭某某故意殺人案[第1124號]被告人因本人及家人長期遭受被害人家庭暴力而不
                    9 李虎、李善東等故意傷害案[第1125號]故意隱瞞自己參與共同犯罪的事實而以“證人”身
                    10 李英俊故意傷害案[第1126號]在自家院內搜尋藏匿的不法侵害人時發生打斗,致人死亡的
                    相關圖片文章

                    沒有任何圖片文章
                    2014 @ 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 劉峰律師 wybi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1084498號-1 預約電話:(手機)18613049494
                    wtgc要跑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