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5bll"><nobr id="f5bll"><nobr id="f5bll"></nobr></nobr></address>
    <form id="f5bll"><nobr id="f5bll"></nobr></form>

      <form id="f5bll"><form id="f5bll"></form></form>

                    劉峰律師
                    廣州刑事律師
                    只接受刑事案件辯護委托
                    電話:
                    18613049494
                    辯護
                    專題
                    毒品犯罪案件 財產犯罪案件 官員犯罪案件 人身類犯罪 老總犯罪案件 特殊類犯罪 偵查階段 審查起訴 一審 二審 申訴 拘留 逮捕 取保候審 無罪辯護 不起訴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指導案例 >> 正文
                    蔡曉青侮辱案[第1046號] ——如何認定“人肉搜索”致人自殺死亡的行為性質以及如何認定侮辱罪中“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提起公訴的情形
                    2016-2-27 5:43:10
                    瀏覽:
                    本律師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法律咨詢,尤其是電話法律咨詢,洽談案件請前往律師事務所。



                    整理: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劉峰律師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蔡曉青,女,1991年7月9日出生,個體經營者。2013年12月20日因涉嫌犯侮辱罪被逮捕。
                           廣東省陸豐市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蔡曉青犯侮辱罪,向陸豐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被告人蔡曉青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無異議。其辯護人提出侮辱罪是自訴案件,對蔡曉青提起公訴屬于程序不當;被害人徐某自殺與蔡曉青發布微博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關系,蔡曉青不具有法定的嚴重情節,不構成侮辱罪。   
                            陸豐市人民法院經公開審理查明:被告人蔡曉青因懷疑徐某在陸豐市東海鎮金碣路32號其“格仔店”服裝店試衣服時偷了一件衣服,于2013年12月2日18時許將徐某在該店的視頻截圖配上“穿花花衣服的是小偷”等字幕后,上傳到其新浪微博上,并以求“人肉搜索”等方式對徐某進行侮辱。同月4日,徐某因不堪受辱在陸豐市東海鎮茫洋河跳水自殺。案發后,蔡曉青的父母與徐某父母達成和解協議,蔡曉青父母一次性賠償徐某父母人民幣(以下幣種同)12萬元,徐某父母出具諒解書,請求司法機關對蔡曉青從輕處罰。
                           陸豐市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蔡曉青因懷疑徐某在其經營的服裝店試衣服時偷了一件衣服,在該店的視頻截圖配上“穿花花衣服的是小偷”等字幕后,上傳到其新浪微博上,公然對她人進行侮辱,致徐某因不堪受辱跳水自殺,情節嚴重,其行為構成侮辱罪。案發后被告人親屬與被害人親屬達成調解協議,被告人親屬對被害人親屬的經濟損失進行賠償,取得被害人家屬的諒解。被告人當庭認罪,確有悔罪表現,依法可以從輕處罰。根據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情節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之規定,陸豐市人民法院以侮辱罪判處被告人蔡曉青有期徒刑一年。
                           一審宣判后,被告人蔡曉青不服,向汕尾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蔡曉青上訴提出,其發微博的行為屬于正常尋人,不構成犯罪:沒有足夠證據證明其行為與徐某的自殺行為之間存在因果關系;一審法院量刑過重。其辯護人提出,一審法院認定本案可以提起公訴,屬于程序不當,適用法律錯誤。一審認定上訴人犯侮辱罪的證據不足。
                           汕尾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上訴人蔡曉青無視國家法律,因懷疑被害人徐某在其經營的服裝店試衣服時偷衣服,遂在該店的視頻截圖配上“穿花花衣服的是小偷”等字幕后,上傳到其新浪微博上,公然對他人進行侮辱,致徐某因不堪受辱跳水自殺身亡,情節嚴重,其行為構成侮辱罪,依法應當懲處。上訴人利用網絡侮辱他人,造成的影響大,范圍廣,并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嚴重后果,屬于嚴重危害社會秩序,陸豐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并無不當。一審法院鑒于案發后上訴人親屬與被害人親屬達成調解協議,上訴人親屬對被害人親屬進行經濟賠償并取得被害人親屬的諒解,已依法予以從輕處罰。上訴人及其辯護人所提上訴意見,經查不能成立,不予采納。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量刑適當,應予維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汕尾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主要問題
                        1.如何認定“人肉搜索”致人自殺死亡的行為性質?
                        2.如何認定侮辱罪中“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提起公訴的情形?
                        三、裁判理由
                          (一)如何認定“人肉搜索”致人自殺死亡的行為性質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被害人徐某的家屬提出,被告人蔡曉青的行為構成誹謗罪。我們認為,蔡曉青的行為構成侮辱罪。理由如下:
                          1.因被害人死亡無法查清被告人是否實施捏造、虛構事實行為的,不能構成誹謗罪
                           根據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的規定,侮辱罪是指使用暴力或者以其他方法,公然貶損他人人格,破壞他人名譽,情節嚴重的行為:誹謗罪是指故意捏造并散布虛構的事實,足以貶損他人人格,破壞他人名譽,情節嚴重的行為。侮辱罪和誹謗罪最重要的區別在于誹謗是捏造并散布有損于他人名譽權的虛假事實來對他人的人格進行侵犯:而侮辱是利用當事人的某種情況,公然地對他人人格進行損害,并未限定必須是真實的情況。本案中,雖然徐某的父親認為蔡曉青發微博進行“人肉搜索”指責其女兒是偷衣服的小偷屬于無中生有,但由于徐某已逝,無法查清其是否有盜竊行為,不能認定蔡曉青有捏造、虛構事實的行為,故不構成誹謗罪。
                          2.發微博要求“人肉搜索”的行為侵犯他人名譽權,屬于侮辱行為
                          侮辱罪侵犯的客體為公民的名譽權,名譽權是指公民或者法人對自己在社會生活中所獲得的社會評價即自己的名譽.依法所享有的不可侵犯的權利。侮辱的方法有使用暴力、使用言詞、使用圖像文字等。就本案來看,被告人蔡曉青把被害人徐某購物的視頻監控截圖發到微博上,且明確指明徐某是小偷并要求“人肉搜索”,這種方式利用了互聯網這一新興媒體,雖然與傳統方式不同,但本質上仍屬于公然侮辱他人人格的行為。眾所周知,在網絡發達的當今社會,“人肉搜索”具有非常強烈的放大功能,可以把模糊、分散的線索迅速清晰、集中起來,在趨向集中的過程中可能失控。當被搜索的人是和某個具有消極影響的事件聯系在一起時,社會輿論的內容往往是消極為主的,負面影響遠大于正面影響,被搜索人的品德、才干、信譽等在社會中所獲得的評價明顯降低,致使當事人無法在現實社會中正常的工作、學習和生活,名譽權受到嚴重損害。因此,蔡曉青發微博要求“人肉搜索”的行為屬于侮辱行為。
                          3.本案被告人的侮辱行為與被害人的死亡結果具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
                           刑法上的因果關系,是指危害行為與危害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是一種引起與被引起的關系。一般表現為原因在先,結果在后,當沒有前行為就沒有后結果時,前者就是后者的原因,但如果有介入因素,則要考慮介入因素異常性的大小和介人情況對結果發生作用的大小,來判斷是否阻斷行為與結果的因果關系。本案中,被告人蔡曉青認為其發微博的行為是正常的網絡尋人行為,現有證據只能說明其行為和被害人徐某的自殺結果在時間上有先后關系,無法直接證明二者存在刑法上的因果關系。但從蔡曉青的行為來看,其不僅發布微博稱“穿花花衣服的是小偷。求人肉,經常帶只博美小狗逛街。麻煩幫忙轉發”,還附上徐某購物時的多張監控視頻截圖。該微博發出僅一個多小時,網友迅即展開的“人肉搜索”就將徐某的個人信息,包括姓名、所在學校、家庭住址和個人照片全部曝光,蔡曉青又把這些信息在微博上曝光。一時間,在網絡上對徐某的各種批評甚至辱罵開始蔓延。從蔡曉青要求“人肉搜索”的第一條微博發布,到第二天晚上徐某在河邊發出最后一條微博后自殺,僅持續了20多個小時。多名證人證言證實,這次微博事件對被害人傷害很大,明顯感覺徐某情緒低落。徐某作為一個尚未步入社會、生活在經濟不發達小鎮的在校未成年少女,面對“人肉搜索”的網絡放大效應及眾多網民先人為主的道德審判,對未來生活產生極端恐懼,最終導致了自殺身亡的嚴重后果,故蔡曉青發微博的行為與徐某的自殺具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
                           4.被告人侮辱他人的行為達到“情節嚴重”的程度
                          根據刑法規定,只有情節嚴重的侮辱行為才構成侮辱罪。所謂情節嚴重,通說一般認為主要是指手段惡劣,后果嚴重等情形,如強令被害人當眾爬過自己的跨下:當眾撕光被害人衣服;給被害人抹黑臉、掛破鞋、戴綠帽強拉游街示眾:當眾脅迫被害人吞食或者向其身上潑灑糞便等污穢之物;當眾脅迫被害人與尸體進行接吻、手淫等猥褻行為;當眾脅迫被害人向致死的寵物下跪磕頭:因公然侮辱他人致其精神失;蛘咦詺⑸硗;多次侮辱他人,使其人格、名譽受到極大損害:對執行公務的人員、婦女甚至外賓進行侮辱,造成惡劣的影響;等等。本案中,被害人徐某不堪“人肉搜索”受辱而跳河自殺身亡,明顯屬于“情節嚴重”的情形。
                        (二)如何認定侮辱罪中“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可以提起公訴的情形
                          1.如何理解侮辱罪中“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所指的嚴重程度
                          依照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的規定,犯侮辱罪“告訴的才處理,但是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除外”。之所以規定侮辱罪要告訴才處理,主要是考慮到侮辱行為大都發生在家庭成員、鄰居:同事之間或者日常生活之中,屬于人民內部矛盾,且社會危害性不是很大,多數場合下可以通過調解等緩和方式來解決。此外,被害人可能不愿意讓更多的人知道自己受到侮辱的事實,如果采用刑事制裁的方法解決反而會產生不好的效果。但如果屬于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情形,則應當由檢察機關提起公訴。
                          刑法所規定的“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主要是指侮辱、誹謗行為造成被害人精神失;蛘咦詺⒌;侮辱、誹謗黨和國家領導人、外國元首、外交代表,嚴重損害國家形象或者造成惡劣國際影響的等情形!皣乐匚:ι鐣刃蚝蛧依妗敝械纳鐣刃蚝蛧依,不是特指危害結果或者特定對象,而應當將其視為一個綜合性的標準,擴展到從侮辱的手段、方法、內容和主觀目的等角度來進行全面考量。結合全案的案情、危害后果和情節等,進行整體分析,綜合判斷是否達到了“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程度。
                          2.“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兩者是否必須同時具備
                          一般來說,刑法典分則條文在兩個要素之間使用“和”字時,并不一定表明同時具備的關系,而是需要從實質上進行考察,綜合作出判斷。如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條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非法剝奪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侵犯少數民族風俗習慣,情節嚴重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痹摋l中的“和”字表示的就是一種選擇關系而非并列關系。不論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非法剝奪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抑或是侵犯少數民族風俗習慣,只要具備其中之一,情節嚴重,都構成犯罪。同理,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二款中的“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兩者不必要同時具備,只要具備其一即可。
                    眾所周知,互聯網作為信息時代的新興媒體,其傳播之快、影響之大、受眾主動性和參與程度之高,遠非傳統媒體所能夠比擬。不少“人肉搜索”等網絡暴力不僅給當事人造成了惡劣的負面影響,還嚴重危害互聯網的安全與管理秩序。本案中,被告人蔡曉青在新浪微博這一主流網絡媒體上發布微博對被害人徐某進行侮辱,引發網友對徐某的謾罵,使得徐某的社會評價明顯降低,最終導致徐某不堪受辱自殺身亡的嚴重后果,而該后果又引發社會廣泛關注和討論,嚴重危害了互聯網的安全與管理秩序,屬于嚴重危害社會秩序的情形,應當由檢察機關提起公訴。

                           綜上,在信息時代,利用網絡搜索功能是一把“雙刃劍”。如果使用得當,可以為生活提供便利,也為人民群眾的言論自由提供廣闊的平臺,為監督政府行為提供更多途徑。但如果使用不當,網絡搜索則容易變成網絡暴力,網絡監督則容易成為“私刑”的化身。因此,為最大限度地發揚“人肉搜索”的優點,應當為其畫好警戒線,才能夠更好地保障公民的權益!叭巳馑阉鳌敝氯俗詺@刑具有標本意義,有了本案作為前鑒,相信大多數網絡使用者在準備作出類似行為時,會顧忌到由此造成的后果,從而更加理性地使用“人肉搜索”。

                     (撰稿:廣東省汕尾市中級人民法院 黃海欽 曾向虹 審編: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 陸建紅)
                     來源:《刑事審判參考》2014年第6集(總第101集)




                    公眾號訂閱
                    手機微信掃描二維碼,可訂閱劉峰律師【且聽峰聲】公眾號,了解更多劉峰律師信息和動態。
                    相關[指導案例]
                    1 陳某、歐陽某等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第1102號]收購他人非法獲取的計算機信息系統數
                    2 元某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案[第1107號]上游犯罪查證屬實但依法不追究刑事責任的,
                    3 劉吉良等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槍支案 [第1052號]“零口供”案件中如何貫徹證據裁判原則,
                    4 孫洪亮職務侵占案[第1101號]事前與職務侵占罪的犯罪分子通謀,幫助掩飾、隱瞞犯罪所熱點文章
                    5 臺州黃巖恒光金屬加工公司污染環境案[第1050號] 如何認定行政主管部門與公安機關聯合執
                    6 吳某某、鄭某某故意殺人案[第1124號]被告人因本人及家人長期遭受被害人家庭暴力而不
                    7 邵大平交通肇事案[第1118號]交通肇事撞傷他人后逃離現場,致被害人被后續車輛碾壓致熱點文章
                    8 潘光榮、賴銘有搶劫案[第1127號]保外就醫期限屆滿后未歸監又重新犯罪的應如何計算余
                    9 李英俊故意傷害案[第1126號]在自家院內搜尋藏匿的不法侵害人時發生打斗,致人死亡的
                    10 葛玉友等詐騙案[第1048號] 在買賣過程中,行為人采取秘密的欺騙手段,使被害人處分財物
                    相關圖片文章

                    沒有任何圖片文章
                    2014 @ 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 劉峰律師 wybi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1084498號-1 預約電話:(手機)18613049494
                    wtgc要跑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