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5bll"><nobr id="f5bll"><nobr id="f5bll"></nobr></nobr></address>
    <form id="f5bll"><nobr id="f5bll"></nobr></form>

      <form id="f5bll"><form id="f5bll"></form></form>

                    劉峰律師
                    廣州刑事律師
                    只接受刑事案件辯護委托
                    電話:
                    18613049494
                    辯護
                    專題
                    毒品犯罪案件 財產犯罪案件 官員犯罪案件 人身類犯罪 老總犯罪案件 特殊類犯罪 偵查階段 審查起訴 一審 二審 申訴 拘留 逮捕 取保候審 無罪辯護 不起訴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律師文章 >> 正文
                    劉峰律師:“職業純粹性”是律師職業的靈魂
                    2014-9-23 10:23:50
                    瀏覽:
                    本律師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法律咨詢,尤其是電話法律咨詢,洽談案件請前往律師事務所。



                    “職業純粹性”是律師職業的靈魂

                    —給年輕律師的100封信(4)

                     

                    S君,

                     

                    你問我律師職業是否應該擁有生命,我想說,你只有把自己的職業看成是存在生命的,你的職業才能擺脫枯燥。不但應該有生命,還應該有靈魂。

                     

                    提到這件事,我想起了我最近的一次無罪辯護,就是上封給你的回信末尾處提到的。一個販毒案件,由佛山中院審理。因為證據不足導致事實不清,我做了無罪辯護。那天很多人去旁聽了,還有我的大徒弟。他這還是跟我以來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聽我的庭審辯護。那天我在發表辯論意見時發表了這樣一段法庭演說。我說:

                     

                    “辯護人并不否認被告人存在嫌疑,但現在不是偵查階段,而是在審判,是確定有有罪無罪的階段,絕不可以是‘有可能’有事實,而必須是‘明確無誤’有事實。本案就是這種只有可能而不是明確的情況。而這種只有可能,說好聽點這叫嫌疑,說難聽點這就是不清。證據充分、事實清楚不應該只是一種套話或帽子,必須得重視它的內涵和生命。這生命就是良知、擔當、使命感、憐憫之心和職業精神。”{---出自張麗販賣毒品一案庭審辯論記錄,與原話一字未差。佛山中院9月4日庭審。)

                     

                    那天五名被告人,五個辯護律師,我是唯一一個審判長未曾打斷我的發言,并給以極大尊重的。事后旁聽人員告訴我,其他辯護人發言,審判長不但不停打斷而且表情總是十分不耐煩的,但每當我發言,審判長總是認真地聽,還不斷點頭。我雖然并非去常常觀察法官們的表情,但我絕對有自信我的話會像針一樣一根一根刺進他們內心深處的。(S君,請千萬別有我有自以為覺得把其他辯護人比下去的意思,無此意,特作說明。)這也是我上封信提到的“沉迷于說服”。這個案子他們也必須得判無罪。否則,我的辯護和一言一行已經十分明確地告訴他們,當被告人口口聲聲地稱他們為法官大人的時候,他們將是權力上的大人,而卻是道德上的小人。可是,不管世道如何,不管天空是黑暗的還是灰蒙的(這是第二封信涉及到的內容了),又有誰真正能躺在“道德的小人”的洼地里高枕無憂而又心安理得的呢?但道德是一種追求,而不是西方辯護學里某些律師認為的,是一種工具。

                     

                    是的,連“證據充分、事實清楚”這八個字都有生命,更何況律師職業。而律師職業的生命,就是道德追求和理性信仰。應該沒有忘記我給你第一封回信時提到的“完整生命的三個層面”的話題吧。其實這就是第三層面的內涵。沒有這一層面的參與、高度實踐和發展,是無法領悟到律師職業的內在生命的。我為何在給你的第一封回信會談那些內容,你應該逐漸有所明白了的吧。

                     

                    那律師職業的靈魂是什么呢?其實就是五個字:職業純粹性。這是我自己提出的概念。該如何來解釋和理解這一概念,將是一個復雜而深刻的問題。在我提出這一概念之時,我雖心知卻并未做過任何理論演化。今天給你回信談此之際這一工作恰好順便可以做一做了。

                     

                    我首先說一說我是在什么情況下想到這一概念的。

                     

                    那些早該嗤之以鼻的“關系辦案論”

                     

                    總的來說,這一概念是在我反思了多年“律師辦案關系論”的背景下產生的。尤其是早些年,“做律師必須得有關系”這樣的論調幾乎充斥律師界。尤其是辦理刑事案件。我當初總覺得這種說法怪怪的,但卻未知可否。執業過程中,我也在不斷觀察、思考和體驗著這一說法。后來,因工作原因我也陸續接觸并交往了一些法官,算是建立了私交。有些在一段時間內還經常一起出來吃吃飯聊聊天。但我漸漸感覺出了一種尷尬。私交什么呢?如果是談共同的志趣,他是法官我是律師好像也沒什么好談的。要么期望他們在遇到我代理的案件中給我一些幫助?可案件該如何處理,基本來說,均是由事實來決定。難道我要他們因為與我的私交枉法?這顯然不行。當然也不一定要枉法,因為確實有很多案件法官掌握著裁量權,有些情況下這種裁量空間還很大。出于私交向有利于我的方向傾斜也未嘗不可?墒沁@樣一來,這種傾斜依然是因私交導致的,而不是我依靠自身的辦案能力獲得的。這是我要的嗎?顯然也不是。而且嚴格來說,這種情況下司法者依然是違規的。至少是違反職業操守。那么,還有最后一種情況,公事公辦,但一旦有了私交,假如公事公辦,恐怕又會有私人感情上的負擔。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很害怕自己代理的案件碰到那些已經建立私交的法官。我真的擔憂,一旦是他們經辦我的案件,我那些本來理所當然的義正言辭,會因諸多私交上的顧慮而變得躡手躡腳唯唯諾諾。如果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那么我和他們交往的意義到底何在?學術探討?情義彰顯?自己富于社會經驗的自信尋覓?NO!而且,自那時起,我關于律師職業的道德觀念已經慢慢建立起來了,這種“關系”和我的道德觀念在深層面抵觸。

                     

                    就是這樣一番思考和感悟,我很快明白,這種私交不應該存續,而應該扔掉。便不再主動和他們聯系,后來也確實完全扔掉了,他們給我電話我都不接。但當時我心中并沒有浮現出“職業純粹性”這一概念。

                     

                    直到后來完全專職于做刑事案件律師。一些同行在和我溝通時曾一再問我一個問題:你怎么看待關系問題?又問,如果當事人問你有沒有關系你是怎么回答的?我徹底厭倦了。我的當事人是絕不會問我這個無聊而又愚蠢的問題的。因為他們只要和我簡單交談,便完全明白我是如何辦案以及如何辯護甚至如何看待律師職業的?墒,這樣的問題竟然三番五次出自同行口中?而且,還有部分同行竟然沉淪于其中無法自拔,將“關系論”視為至高的現實真理,甚至,還把經營關系當成是一項重要的職業內容!

                     

                    但這個時候,我依然還沒有提出“職業純粹性”的概念。直到那一天,東北的一位年近六十的老律師朋友,也是當地一位頗有名氣的刑事律師,來廣州辦案,并順便約會了我。

                     

                    那晚我請他在廣州二沙島的一個酒店吃飯。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我們是在北京認識的。那時我被中國法學會邀請去講課,他是“我的學生”。認識后常常有電話交流。這次會面是我們都很期待的。

                     

                    應該是老友見面興致高漲的原因,幾年未見,我們肯定都迫不及待地想描述自身的一些情況。尤其是在認識和理念方面。突然,他說:“劉律師,我在我們當地,任何一個法院院長辦公室的門我都是不用敲門都可以進去的!蔽宜查g感到內心有一點堵塞,馬上回了他這樣一句話。我說:“這不是什么好事情!闭f完又加了一句,我們律師不應該和他們走的太近。這里的“他們”指的是司法人員;這里的太近,指的是“私交”。

                     

                    這位朋友一直是我很尊敬的一個同行。尊敬他,和他年齡無關,和他在當地是什么情況也無關,只是我一直感覺他是一個很有品質的人。我的這種尊重確實也沒錯。他聽完我的話后,陷入了思考,稍后便對我說:“你說的對,我還真要好好思考一下!真正有品質的人,總是對他人的異議有著特殊的敏銳,并能及時打開理性反思之門。次日他乘飛機返回,飛機落地時我們有過通話,他在電話那頭對我說,劉律師,我一直在思考和你的交流,和你一聚你的話對我很有啟發。我當時第一感覺便認為他指的就是這件事。只不過,我后來沒有向他再去求證。

                     

                    之后好幾天,我也常常在心里琢磨這件事。我在問自己,我在向他表示異議的同時,到底想向他說明什么呢?突然,某一天,“職業純粹性”這個概念蹦了出來。

                     

                    這個詞蹦出來之后,我關于道德追求和理性實踐的職業理念與“說服價值論和溝通方法論”的具體辯護理念,一下子接通了。

                     

                    S君,你在給我的信中也提到了“關系”。如果你也曾臣服于這種“關系論”,那么,你無疑就進入迷途了。請你清醒。若不清醒,你將步入災難;你將遠離大道;你將一無所成。

                     

                    其他案件不說,就拿刑事案件來說。其實決定一個案件結果的,是事實。而能影響事實的,是辯護。這就是辯護的直接價值。我并不否認中國司法腐敗的現實肌瘤問題,而其最關鍵的毒瘤就是這種關系觀念。在十八大以前,這種關系觀念加上諸多司法體制的缺陷,幾乎讓中國司法這座大廈搖搖欲墜、岌岌可危。而其后果,將是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并進而讓整個社會崩潰。社會是我們頭頂上的天,天塌了,誰都不要僥幸不被砸,包括那些造成天塌下來的蛀蟲。

                     

                    一個真正有職業品質,富有職業生命和靈魂的律師,必須對“關系辦案論”無比地蔑視并嗤之以鼻。

                     

                    在辦的一個廣東鶴山的案件,委托人是一位三十來歲的頗有魅力的女性。她哥哥因為一些事涉案。她在委托我之前也接觸了一些律師。有一次我過去辦她家的案子,她曾這樣對我說:“找到你之前我找過幾個律師,他們都跟我說他們有關系。我立馬轉身就走。關系,關系,關系,如果這個世界不管什么事都是靠關系辦到,那這個社會還有沒有黑白,還有沒有正義?”

                     

                    在辦的一個廣東順德的案件,委托人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后研究員。他妹夫因為一些事涉案。他們前面有律師,被用我換掉了。由于他長期求學在國內人脈甚廣,有不少朋友張羅著幫他們介紹律師。有些律師和他妹妹聊了,依然是“疏通一下關系”。他妹妹將聊天記錄發給他。他甚至有些按捺不住了。憤然道:“叫他們去死。關系,關系,關系,真有關系有本事先把薄熙來給搞出來!”

                     

                    在辦的湖北石首一個案件。嫌疑人是當地鎮上一個頗有人脈影響力的人。我去看守所會見他時,他跟我說:“劉律師,公安之所以抓我,是因為他們盯著我很久了,他們之所以盯著我,是因為我在我們這地方比較有影響力!蔽衣犕陜裳郾牬蟀察o地看著他一會,然后大聲突然對他說:“你給我聽著,你完全錯了,你今天之所以在這里,完全不是因為你是什么人,而是你做了什么事。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自我陶醉?”他聽完我的話,沉思了一會,然后對我說:“我明白了。劉律師,你是對的!

                     

                    。。。。。。

                     

                    我曾經不止一次地對我的助理說,你千萬要記住,不要在任何問題上去欺騙當事人,因為那是他們家的案子,所以他們是最聰明的人。

                     

                    我也曾不止一次地在內心深處想跟那些有志于刑事辯護的同行尤其是年輕律師們說,雖然與自己利害相關,但那些當事人們,永遠不會跟一個律師提無理要求,他們所要求的只是理性公正對待。無罪,要求清白;有罪,但愿能給一點寬恕,或者,給一些憐憫。當他們不管該不該,一旦進入囹圄,他們是最虛弱無比的人。而同樣虛弱的還有他們的家人。

                     

                    說到這里,我想順便說一句,那些沒有任何憐憫之心的人,是絕沒有資格坐上審判臺擔任法官的。這是他們的道德責任。作為刑事律師,尤其是那些有罪辯護的案子,我們要做的,就是通過說服,點燃他們憐憫之心的火種。幫他們(司法者)鼓起他們的道德勇氣。這勇氣是社會進步的石,艱難地鋪就一點前進的路;這勇氣是人類生存的力,好不容易地將困住我們喘息讓我們窒息的門扒開一點縫隙。這勇氣不是別的,就是人之為人的意志和理性信念。

                     

                    職業純粹性的幾點含義

                     

                    S君,

                    在提出“職業純粹性”概念之后,我是查閱過“純粹”這一詞的含義的;疽馑即蟾攀遣粨诫s、真正體現了事物的本質。還可以引證為純正、樸實、完全之意。

                     

                    中國人歷來牢記“物極必反、中庸之道”的哲學,所以歷來是警惕任何意義上的純粹的。哎,真可悲!我無意也無力去評價老子、孔子的哲學。但也不用去評價。因為這真是“哪跟哪”的事。這種“哪跟哪”的現象,就好比上次我的助理和我聊天,談起他對一個同行的評價。說了一堆這個同行行為和觀念的不當之處,然后又用一個“存在就是合理”把自己全盤否定了,最后換之以一聲嘆息一樣。幸好我還有能力及時給他厘清。

                    我問他,請告訴我,什么是“存在就是合理”。

                    “這……”他支吾不語。

                    我說你扯淡。如果存在就是合理,那“不合理的存在”這個概念又該怎么解釋。然后告訴他,“存在就是合理”這個論斷出自黑格爾的《法哲學原理》。黑格爾這個論斷的意思根本不是他理解的那樣。要理解黑格爾這句話的意思,必須回到他的哲學體系。這句話完整的表述是“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都是存在的!睂嶋H上,這里的存在和合理是一個概念,而回到他的哲學體系,才會發現只有一樣東西是存在和合理的,那就是絕對理念。不光是我助理在誤讀黑格爾的這句話,當時歐洲學術界和思想界有無數人在誤讀。直到黑格爾一次在柏林大學演講時生氣地指出來。他當時的話的大概意思是,你們這個淡扯得也太大了吧,把你們理解的意思反過來,才靠近我的意思。我講這話就是要告訴大家世界上有太多不合理的存在,并該如何去定義和甄別合理不合理,你們到底有沒有讀過我的書就在那胡扯八道?(題外話,扯遠了,抱歉)

                     

                    如果給我所說的“職業純粹性”下一個定義,大致可以表述為:做一個律師應該做的,并將該做的盡可能做到更好;摒棄一個律師不該做的,并將不該做的盡可能做到杜絕。

                     

                    既然是該與不該,事情就具體而且好說多了。剩下的就是“盡可能”的問題了。

                    S君,

                     

                    談到這里,只要你想到我給你寫的第一封回信。我想我不用展開論述,你也已經大概有數了。如果能對個人內在能力上發展,再擔負好對社會的使命,同時又仰望道德和理性?梢哉f基本上是在做該做的了!霸摬辉摗钡膯栴}要說清還涉及到更多具體話題,這封信不再多談,僅僅談一下“盡可能”的問題。

                     

                    其一,“盡可能”的問題第一層含義是對“該與不該”正確認識和理解程度

                     

                    那種“關系辦案論”可以給自己弄出一萬條理由,但難道其還存在基于職業的該與不該的認識問題嗎?不可能有一條規定說律師可以通過搞關系辦案。輕則違背職業操守,重則違法犯罪。那種堅持要給自己弄各種所謂的現實理由的“關系辦案論”者,與職業純粹性根本絕緣。

                     

                    不管一個案件一個律師收了多少錢,只要接了委托,就應該全力以赴負責地把案件辦好,而不是懈怠敷衍了事,難道不應該嗎?反之,“這個案子收的錢少,應付一下算了;這個案子成功率很低,隨意試一下行了”是應該的嗎?

                     

                    一個律師先不管道德層面和人格素質的高低,對當事人都應該是真誠無欺的,難道不應該嗎?反之,說“當事人當時是人,背后不是人”是應該的嗎?

                     

                    一個律師對作為法律職業共同體的公安、檢察官、法官,不管對方是何種情況,首先自己對他們應該予以職業尊重難道是不應該的嗎?反之,整天說司法人員是真正的黑社會,穿著制服的流氓是應該的嗎?

                     

                    一個案件盡管可能會被何種因素左右判決結果,都應該堅持認真全力辯護,難道是不應該的嗎?反之,還沒堅持之前便放棄努力是應該的嗎?

                     

                    。。。。。。。

                    可以做無數羅列。而即便僅僅羅列幾條,可能已經有人開始不屑。一堵墻到底是用磚壘墻對,還是用泥堆墻才對還在那里爭執不休,還談什么建成一個摩天大廈。

                     

                    其二,“盡可能”的問題第二層含義是對“該與不該”正確實踐和堅持程度

                     

                    正確實踐是建立在正確認識基礎之上的。但實踐同樣重要。就好比“一切準備,如果沒有展現,那就等于沒有準備;一切貯存,如果沒有啟用,那就等于沒有貯存;一切內涵,如果沒有表達,那就等于沒有內涵;一切燦爛,如果沒有迸發,那就沒有燦爛;一切壯麗,如果沒有會聚,那就沒有壯麗!比绻皇恰白焐瞎Ψ颉,毫無意義。也絕對拉不上“職業純粹性”的半點衣襟。中國多的是說說先生,而不是做做先生,律師界尤甚。擅扯的中國人,已經把中國社會扯得面目全非。尤其是官僚階層。

                     

                    法庭上,本是要好好辯護的。法官幾點不耐煩和幾個打斷,便偃旗息鼓甚至消極懈怠了,沒有職業純粹性;

                     

                    打電話給檢察官,本來試圖溝通說服檢察官不起訴,結果案管連電話都不給,于是放棄,沒有職業純粹性;

                     

                    一個有罪辯護的案子,正常情況下應該判一年,但實際上說服工作做的好,六個月也不是絕無可能,也上庭認真辯護了一下,但不做更多努力聽天由命,沒有職業純粹性;

                     

                    ……

                    寫到這里,我突然想到了康德。我能提出“純粹性”這一概念,完全與他有關。讀他的《純粹理性批判》,讓我們知道了“唯理性”的嚴重缺陷。而再去讀他的《實踐理性批判》,我們知道,理性是唯一。這是理性在認識領域和實踐領域中的巨大反差。他心中的“道德律令”,就是這種尋覓純粹性的征途上的明燈。在康德看來,向往理性,便是道德的根本。

                     

                    我講的這種踐行律師職業的純粹性,就是按照我們律師職業的這種道德律令前行。那么,這種踐行,就是堅守。這種堅守,就是意志。

                     

                    那么,我用李澤厚對康德的幾句概括,以及康德自己的幾句話來暫時性終結對職業純粹性這一概念的解讀吧。

                     

                    “在康德看來,是理性而不是任何欲念支配人的道德行為;是理性而不是人性成為道德的淵藪和根源。因此,人的道德感情,也正可說是理性戰勝人性,道德戰勝欲念在情感上的產物。物可以以其宏偉、繁多、遼闊,人也可以以其才能、知識、勇敢、財富、地位引起驚羨、恐懼或愛慕,但只有人的道德品格,才能引起敬重這種道德感情!

                    “法國唯物主義者要求人們拋開一切宗教、靈魂之類的虛構,以現實生活的利益為基點,企圖以感官生理的感受性為基礎,從苦樂、幸福、利益出發,建立起道德原則。這就是經驗論幸福主義的道德理論?档路磳@種理論,強調指出幸福是沒有客觀標準的。不管是哪種幸福、快樂、愿望,低級的也好,高級的也好,理知的也好,作為經驗,它們可以隨意比較和任意選擇。他的幸福概念也隨他的需要而定?档轮赋,所謂幸福,說到底,不過是動物的求生愿望,幸福論講的所謂的去苦求樂的人的本性,實際不過是動物的本性或人的動物性!

                     

                    ----參見:李澤厚《批判哲學的批判》

                     

                    “……你絲毫不取媚人,絲毫不奉承人,而只是要求人的服從,可是你并不拿使人望而生畏、望而生厭的東西來威脅人!阒惶岢鲆粭l律令,那條律令就自然進入人心……一切好惡無論如何暗中抑制,也都得默默無語!你的尊貴來源是哪里呢?......這個根源只能是使人類超越自己部分的那種東西……這種東西不是別的,而是人格,也就是擺脫了全部自然機械作用的自由和獨立……”

                    ------參見:康德《實踐理性批判》

                     

                     

                    走向純粹,首先就是得擯棄狹隘功利的“幸福主義”。將職業純粹性當成一種義務履行。用康德的話說,幸?梢愿饔胁煌,但道德卻無討價還價的余地。法國唯物主義那一套,將中國社會已經害得好慘好慘。

                     

                    走向純粹性,我們便不再畏懼困難重重;更不會只懂得鉆營和抱怨;也不會只剩下渺小感和迷茫感;這種純粹性就是無限和永恒,趨向它,我們便走向偉大。趨向它,你才能真正獲得自由和獨立。請相信,只要你選擇仰望它,便會有無數人在心底深處對你默默敬重。

                     

                    而案件,給我們提供了最好的平臺。

                     

                    S君,很多人常說,別忘了,我們只是個律師?墒俏覅s常說,別忘了,我們畢竟是個律師。如果你能和我一樣做出這樣的選擇,你還會覺得律師職業對你而言可能因缺乏生命而倍感枯燥嗎?我們把這種堅守職業純粹性的職業態度看作我們職業精神的重中之重吧。有了它,你就有了自由而獨立的人格。有了它,你絕對可以在法庭上游刃有余、滔滔雄辯、精彩不斷,更可以以理服人,感染法庭。也會有越來越多被你說服的檢察官和法官,以及越來越多的無罪判決。

                     

                    期待你的實踐。當然,你也可以不實踐,甚至不選擇。

                     

                    瑣碎是不可避免的。改天吧,我一定將律師的職業純粹性理論進一步完善。

                     

                    文中提到被職業純粹性概念溝通了的說服價值論和溝通方法論的問題,以后詳談。由于近期各項事務纏身,很可能很長一段時間不能給你寫信了。請見諒。

                     

                    祝你盡可能走向純粹!




                    公眾號訂閱
                    手機微信掃描二維碼,可訂閱劉峰律師【且聽峰聲】公眾號,了解更多劉峰律師信息和動態。
                    相關[律師文章]
                    1 劉峰律師:我們到底是什么人?——談律師職業的基本屬性
                    2 劉峰律師:律師應作紳士還是暴徒?--感于楊金柱律師網絡撕咬翟建律師事件
                    3 翟亮:解讀劉峰律師職業理念和辯護理念----以一個刑法學研究生的視角
                    4 劉峰律師著作《律師辯護心理學》序言
                    5 劉峰律師:要做委托人信賴的律師熱點文章
                    6 劉峰律師:談行政權力對中國律師行業的深層抵觸心理
                    7 劉峰律師:正天下人心還是正天下制度?
                    8 劉峰律師:律師是專業技術人員,更是藝術家——尋找律師職業之魂(4)熱點文章
                    9 劉峰律師:年輕律師的100封信1--迷惘不是壞事情
                    10 【劉峰辯護學系列(3)】從上海孫澤生案的成功辦理談律師的君子道
                    相關圖片文章

                    劉峰律師:律師是專業技術人員,更是藝術家——尋找律師職業之魂

                    劉峰律師:真正的社會精英只能是那些在大道上前行的人

                    劉峰律師:拒絕出名---婉拒央視采訪與三不原則

                    劉峰律師:盡己所能,薪火相傳——給法學專業大學畢業生的一封信
                    2014 @ 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 劉峰律師 wybi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1084498號-1 預約電話:(手機)18613049494
                    wtgc要跑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