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5bll"><nobr id="f5bll"><nobr id="f5bll"></nobr></nobr></address>
    <form id="f5bll"><nobr id="f5bll"></nobr></form>

      <form id="f5bll"><form id="f5bll"></form></form>

                    劉峰律師
                    廣州刑事律師
                    只接受刑事案件辯護委托
                    電話:
                    18613049494
                    辯護
                    專題
                    毒品犯罪案件 財產犯罪案件 官員犯罪案件 人身類犯罪 老總犯罪案件 特殊類犯罪 偵查階段 審查起訴 一審 二審 申訴 拘留 逮捕 取保候審 無罪辯護 不起訴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律師文章 >> 正文
                    劉峰律師:律師法庭表現原理六、七、八章
                    2014-4-26 8:15:44
                    瀏覽:
                    本律師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法律咨詢,尤其是電話法律咨詢,洽談案件請前往律師事務所。



                    第六章 心理適應

                    從情感滲入到情感滲透,有一個過程。實際上,情感和情緒也得細分。上面已經輪廓式地提及,沒有細究。但就律師的法庭表現而言,這都是十分重要的。情緒的獨立價值也很大。但這也已超出了本課件所欲涉及的內容。不過,有一個問題已經冒了出來,這就是:心理問題。

                    基本上每一個律師在講刑辯技巧時都會提到心理問題。但一直存在一個粗略提及和具體回避的現象。國內外都如此。這是和這一問題的跨領域特性有關的。鮮有學心理學的做律師工作,即便有,也未必會做這方面的理論研究傳之于世。律師界也就無法享用心理學的豐碩成果。本章就是試圖在這方面做一些嘗試。

                    美國一個名叫廉多.伊萬斯的大法官在他的一本叫做《法庭辯論始末》一書寫道這樣一段話:

                    法庭辯論既是一場論據事實間的戰爭,也是與法庭成員進行心靈碰撞的過程。律師在法庭上不但要把案情陳述清楚,而且要求取得陪審員們的理解和共鳴。為此,每個律師都要深入到陪審員的靈魂深處,把握他們的脈搏,了解他們的所思所想。這樣,律師的辯論陳述、出示證據才能投其所好,起到對己方有利的判決效果。除了相信你的當事人是正義的以外,你還必須努力把你的信念輸入到陪審員的心靈深處,同時,必須盡量使陪審員和你產生共鳴---即感覺到你的心和12為陪審員的心以同樣的頻率在搏動。

                    中國沒有陪審團。但不管是對西方的陪審員還是中國的法庭成員,這一點是一樣的。

                    理解和共鳴、深入靈魂深處、輸入到心靈深處、心以同樣頻率在跳動,其實就是情感滲透。當然,它也是一個心理問題。

                    19世紀英國著名律師麥克米倫在一篇題為《關于辯護藝術》的書中說:

                    歸根到底,辯護的問題完全是一個心理學問題。在庭審的整個過程中,無論是在什么地方還是在什么時間,所發生的一切不過都是一個人的頭腦對另一個人的頭腦的影響。

                    ……

                    不過,當我說到法官的頭腦要服從普遍的心理學法則時,我所指的并不僅僅是法官的偏好或者先入之見,而是一些更具普遍性的東西。

                    對那些承認自己陷入困境的人進行幫助,這種傾向是所有有理智的頭腦所具有的最為顯著的甚至是最值得贊譽的本能,我把它叫做救援本能。在很多時候,你值得求助一下這種本能。

                    當你知道你的案子在事實或判例方面面對著嚴重困難的時候,不要逃避它。你要特別強調使你陷入困境的那些證據,豪不退縮地援引那些對你不利的判例,并且指出他們給你造成的困難。你將會毫不例外地發現法官的第一本能就是通過以下的方法來幫助你:或是指出那個證據對你方所造成的不利程度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大,或者聲稱不應一成不變地照搬那個案例。法庭會由于你不諱言自己的不利之處而傾向于你,或是這樣一種職責------被人去求助去解決或緩解某個困難所吸引去幫助你……

                    可見,麥克米倫是極度看重律師法庭表現中的心理因素的,甚至稱辯護“完全就是一個心理學問題!但是什么樣的心理學問題呢,他沒有往下說了,更未提到基于心理學性質的具體心理機制問題。只是說 “是一些更具普遍性的東西”,然后提出了“本能”概念。最后,根據他自己的經驗提出了幾條他認為的“普遍適用的”原則。上面講到的“對自己不利之處的直言不諱原則”就是其中之一。但對還是不對呢?

                    一個更具體的案例:

                    美國“辛普森殺妻案”中,辯護律師貝里.謝克對起訴方洛杉磯警察局犯罪學家證人丹尼斯.方進行交叉詢問時,對證據的出示順序進行了精心的安排。它使得證人一步步走入了律師設置好的陷阱。最后這個案子的結果大家都知道。這個案子因此引起的一個問題是:律師應該把他想賦予最大影響力的證據安排在第一還是安排在最后?

                    哈佛大學倫德教授是最早探索這個問題的人之一,他形成了說理的搶先原則。他認為:律師在法庭辯論中,先表述中心觀點對法官的影響最大。

                    但是不是這樣呢?類似的例子枚不勝舉。無一不說明了心理機制在律師法庭表現中的重要。

                    帶著這些問題,我們正式進入本章內容。需要說明的是,本章也是內容最長,涉及陌生領域最多,最難理解的一章。為引起注意、方便理解,重要概念上均用黑體字標明。另外,需要交代的是,這是一個試圖建立律師法庭表現心理學草稿的年少輕狂的魯莽企圖。但這也是被律師界在這一領域理論研究的稀缺給逼的。而它最終的目的是為了方便我們在法庭表現時創造心理適用。

                    如果有一門(本)律師法庭表現心理學,那么它至少得走這樣一條路:研究心理信息接收者(即作為居中裁判的法官、作為對手的公訴人、作為參與參加者的被告人、證人、旁聽人員等等一切法庭參與人員)的心理反應機制,并由此推斷出律師完善法庭表現時所可能運用的心理規則。

                    一 可能范疇

                    任何學科得以成立,必然有一些最基本的思維形式來支撐。這種最基本的思維形式,在西方古典學理中稱為“范疇”,就像我們講“物”,質和量是它的兩個范疇一樣。中國古典《尚書》中有“九疇”的概念,近似于范疇的大致意義,所以有了這一概念。在本課件里,可以將范疇理解為構成法庭心理的根本要素。本課件提出三個基本心理范疇:

                    第一:正心理

                    從廣義上來說,法庭存在的價值和原因都是正義。而法庭審判活動,對應的就是人們的追求正義的心理。它超越了經濟、政治等各別領域。當然,超越不代表不體現。就拿法律來說,每個國家、每個時代都有它的法律追求的正義內容,而這些和一個國家、時代的政治、經濟、文化都是密切相關的,所以無不體現著它們。因此,正義心理,是一種不能完全認識的、變化的、成長的、具體背景具體體現的心理。它延伸出了判決的公正性、合理性、善的體現性等具體內容。

                    第二個范疇:真理心理

                    我們平常都將真理和正義放在一塊說。實際上在法理學或法哲學也好,還是一般哲學、社會學來說。二者是不同的。但意思誰都有數。如果說真理是“知”的范疇的話,正義則是“理”的范疇。一個是認識范疇,一個是倫理范疇。用德國古典哲學的奠基人康德老人的話說,一個是純粹理性,一個是實踐理性。它延伸出了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審判基本原則、是非黑白等具體內容。

                    第三個范疇:責任心理

                    這個可以在律師倫理職業道德中詳細理解。這是各種學科的粘連性造成的。

                    丹諾說過:

                    考慮到人們托之于律師的是一些嚴重的問題,這些問題涉及到對人們來說最急迫的事,所以律師最好為自己確立一個崇高的標準。記。寒斎藗兊呢敭a或生命受到威脅時,或者當誹謗的毒箭直射人心時,律師的職責就是挺身而出。

                    這是從律師的責任精神講,這是一種崇高的使命標準講。實際上,它更是一種法庭本來就具備的心理。

                    這三個基本范疇,就像三根柱子,撐起認識法庭心理的結構;蛘哒f研究一門所謂的法庭心理學的結構。

                    有人會問,還有沒有的美的心理。真善美嘛,怎么成了真善責了?美的心理追求是全人類的,法庭當然也是有的。但它在法庭上不是占據支配地位的。美的心理,是藝術和美學的主要關注。

                    藝術理論上或美學理論上,在談到藝術心理時,從古希臘亞里士多德開始,便確定了藝術心理學的悲劇心理(悲劇美)和喜劇心理(喜劇美)這兩個基本范疇,到康德那里,又指崇高心理和滑稽心理。其實我講的這三個范疇也是在這種立論意義上使用的。也就是麥克米倫律師所一再強調的法庭上的本能。

                    為了說明我將自己搞的這三個概念作為律師法庭表現心理學的范疇原因,舉一個例子:

                    19世紀一次英國法律名流聚會上,一個叫布魯厄姆的爵士談起自己一直努力主張的觀點:

                    ---律師的職責就是,為了拯救和保護當事人,即使赴湯蹈火、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話音剛落,結果遭到了在場的高等法院院長科伯恩勛爵的激烈反對,他說:

                    與當事人相比,律師對永恒的真理和正義負有更大的責任。

                    更令人感到意味深長的是,后來在一本書里著名律師伯德里克律師參與了討論,他認真思考后認為:

                    律師對法庭的責任應高于一切,因為法庭是永恒的真理和正義的化身。對法庭負責,正是對真理和正義負責的具體體現。

                    可見,在這里,伯德里克律師把責任、真理和正義之間的沖突全部消融了,消融在了一個小小的法庭上。

                    這是一個非常具有典型性的例子。

                    對法庭的責任,當然不能理解為凡事都得聽法官或法院的。因為法庭并不是專屬于法官或法院的,它是全部法庭參與人員的。這里,法庭已經是一個人格化了的存在,它的心理就是正義的、真理的、責任的有機統一體。

                    范疇是寬泛的、模糊的、深奧的、饒人頭腦的。如果不是對理論研究有興趣,不必拘泥于把注意力放在此處。

                    但是,有了范疇,我們便方便往下繼續了。

                    具體而綜合的心理需求

                    上面講真理、正義、責任心理,屬于法庭根本心理需要,是范疇,是寬泛的、模糊的。以它作為基礎,要把它分解成更為具體的心理需要,包括基本心理需要特殊心理需要;拘睦硇枰男再|,如同刑法或刑事訴訟里的基本原則。相對范疇,雖然具體,但較為穩定不變,也有具有涵蓋性和一定抽象性。你比如說:嚴肅的法庭心理需要,整潔的法庭心理需要,各方說理透徹的法庭心理需要,秩序的法庭心理需要等等。而對一些特殊案件,你比如說,某一有重要社會影響案件的特殊法庭心理需要,某一公訴人特別強勢案件的特殊法庭心理需要,某一被告人眾多可能要長時間審理案件的特殊心理需要,某一有法外因素介入案件的特殊心理需要等等。這些特殊情況下的法庭心理就更為具體和不變。那這些具體心理需要到底有哪些,需要律師自己通過學習和經驗積累具體把握。下面會舉到一些例子說明一些。

                    但不管這些基本的,還是特殊的具體心理需要都不是獨立存在的,而是共同存在的綜合心理需要。就像正義、真理、責任常常綜合在一起。

                    反饋流程

                    這是一個具體的心理運行機制。

                    反饋,在心理學上有多方面的派生含義。這里指的是律師不斷根據效果來調整自己的表現方式這樣一種意識作用。效果本是由活動產生的,但它可以反過來調整和指引活動,形成一個反應回路,使活動變得越來越好,也能越來越差。那反饋的意義何在呢?------

                    反饋,在空間上表現為律師與對象之間的往返關系,在時間上表現為前一步和后一步的上下承接關系。因,成了前一個果,然后果又成了下一個因。在法庭上,所謂果,見之于法庭上該心理信息的接收者,所謂因,見之于律師。然后形成了律師與接收者之間的遞接,這種遞接一刻也不能停息。

                    這種反饋流程說明了法庭表現的過程性和動態性。

                    那這個心理機制在律師的法庭表現上意味著什么呢?它意味著根據效果及時調整各種表現。它體現的律師素質是靈活和敏銳。

                    舉個例子:辛普森殺妻案中,辯護律師柯克對1994年6月12日發生的兇殺事件提出了另外兩種可能解釋。然后等到開庭交叉詢問證人那一天,他先是按照這兩種可能溫文爾雅地對警察證人朗格提出一系列假設性的提問,但朗格一直很堅定,堅持認為兇殺就是辛普森,沒有其他可能?驴碎_始有意顯得急躁易怒、充滿敵意,轉而重新抨擊警察在偵破工作中的毛手毛腳、質量低下、錯誤百出。

                    促成柯克律師這一表現的,正是對這種反饋流程機制的掌控。

                    感知

                    感知,是感覺和知覺這兩項心理因素的合稱。指的是律師給法官、檢察官等留下的直觀的第一印象和感受。印象有深刻與否,感受有強烈與否。這就涉及到感知強度感知力度。

                    在法庭上,感知一旦產生,法庭表現便自然開始。感知領先,產生映像,然后才會吸引長久的注意力、激發情感、觸動想象、獲取理解、造就說服。

                    引起感知是一切法庭表現的起點。但法庭感知與一般生活感知又很不相同。其中最明顯的是感知強度上的區別。形體直覺一章里講到一個律師在法庭上的眼神、服飾、動作對法庭表現的意義,其實很大程度上就是這種法庭感知的特殊強度導致的。

                    在生活場景中,你穿的怎么樣,動作怎么樣,不管意義如何,一般在強度上都很難和法庭相比。從表演和藝術眼光來看,法庭,是律師表現的一個舞臺。既然是舞臺,就會像法國著名演員科格蘭說的那樣:“舞臺,是一個把人、把物、乃至把時間一律加以夸大的空間。”不管是舞臺還是法庭,造成這種夸大原因的,是法庭的特殊心理狀態。其特殊性在于:

                    首先,法官的心理狀態是一種舒展性的心理狀態。

                    法官無需表現,他無需擺出架勢,無需種種設防,他只是主持庭審,居中裁判,等待一場大戲的緩慢拉開。所以他的心理是處于一種柔和、放松、舒展的狀態。

                    有人說,不一定,你比如一些重大社會影響案件,很多媒體旁聽,法官心理還怎么舒展的開?這是一種理解偏差。這里講的法官的舒展狀態,是針對律師的表現而言的。也就是說,在法庭舞臺上,律師和法官,一個是演員,一個是觀眾。而上面講的社會重大影響性案件,媒體成了觀眾,而法官成了演員。

                    但一般的、普遍的情況下,法官是無需擔任演員角色的。

                    挖掘出法庭上法官的這種舒展心理狀態,意義在于,正是因為這種放松和舒展,感知顯得特別靈敏。狄德羅說:

                    當心靈本身舒展著迎受這種打擊的時候,就更準確更有力地打動人心深處。

                    ----《論戲劇與藝術》

                    西方律師發展地較早較好,很多律師紛紛去學表演藝術,正是這種共通性造成的。法國一位著名律師說:

                    律師要想法庭表現真正出色,他必須先去學會表演。

                    正是這種靈敏,在法庭上,律師的一個舉手投足,一個眼神,實際上帶來了很大的感染力。所以,律師應該意識到,任意和隨便,將是法庭表現的死敵。而這種任意和隨便的典型表現,則是我們常講的吊兒郎當,死豬不怕開水燙。

                    其次,法庭上的這種感知有一種濃縮性。

                    法庭表現雖然是一個過程,但這過程十分短暫。很多也就半天時間。席勒真是一位了解這種心理的大師。

                    他說

                    要使一個無辜靈魂的平靜心情,發展到犯罪后的良心譴責,要使一個法官從對根本陌生的被告,發展到將其可怕地進行毀滅。這兩者的距離本來是極為漫長的,但法庭卻把它極度地濃縮了起來。

                    這是西方國家長期貫徹無罪推定法律精神造就的法官心理特征。而在中國,反過來更符合實際。嫌疑人被推到被告人席位上,法官一般不會認為他是無辜的,而是相反。但,這對律師意義卻更大,因為他要反過來說服法官,讓法庭對一個注定要毀滅的陌生被告人,短短時間內發展到重新讓他回到正常人生,這是一種更大的濃縮。

                    那這種濃度性又意味著什么呢?一樣是感知的特別靈敏。

                    感知真實

                    上面講,感知領先,造成映像。那么律師需要給法官的感知造成一種什么樣的映像呢?當然是自己的主張是真實的印象,這就是感知真實。這尤其是對那些在事實方面、證據上并不是很明晰的案件。這就牽出了法官的自由心證問題。律師所苦苦追求的法庭表現,哪一個又不是奔著法官的這種心證而去的呢?并且,又有多少案件不存在自由心證的因素呢?即便定罪已是鐵板訂釘,不還有量刑?即便連量刑都因各種因素甚至法外因素定死了,律師對這個人格化的法庭存在就可以自暴自棄?

                    但感知真實并不一定是事實。英國偉大的諷刺作家斯威夫特就曾說:

                    “律師是一幫學會了證明藝術的家伙,他們根據從哪一方面收費而使用不同的語言,或者把白說成黑?傊,律師是一群為了掙錢而可以隨意歪曲真相的人!

                    本杰明.富蘭克林說:

                    只有上帝創造奇跡,我們才能見到律師與誠實重合。

                    一位著名律師反駁他們說:

                    如果他們說的都是對的,所有的律師都恐怕都應當提頭來見了。

                    當然,斯威夫特也好,富蘭克林也罷,只是建立在一種對“律師誠實”的狹隘理解錯誤基礎上的。那為什么很多講優秀律師應具備的素質的著作中,以及一些著名律師會一再提及律師首要的品質應該是誠實呢?

                    19世紀美國著名的辯護的律師,前哈佛法學院院長歐文.格雷斯沃爾德要求律師具備最重要的素質:誠實、勇氣、勤奮、智慧、辯論的姿態、判斷力、得體……將誠實排在了第一位。

                    實際上,基于對責任的信守,就是誠實,而不是法庭上放棄了有利于己的表現創造。

                    這就是感知真實原理存在的價值。感知真實不是客觀真實,而是一種印象真實。是一種真實感。

                    律師的法庭表現,就是設法創造在法庭心理中的這種感知真實。但如何辦到呢?萊辛的一句話給我們指明了一條方向:人物的性格,使事實變得更真實。但這里的“性格”不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的理解,它有特定的含義,它指的是一種綜合的直覺形象。

                    有一個例子最能典型反面說明這個問題。美國費城一個律師在開庭快結束時做法庭陳述,說:

                    我已經為陪審團的諸位先生安排了這場戲。戲的布景已經安排就緒,F在我來拉開帷幕,讓正戲開演吧。

                    然后法庭上的主持庭審的法官反唇相譏道:

                    那么,請問律師先生,你的演員們說的,是都已經記住了的臺詞嗎?

                    這就是該律師不了解感知真實的特性。這種“誠實”反而帶來了不真實的反感。

                    真實感使法官對律師的表現產生信賴,就像握住了扶手;強度感和力度感又使得法官獲得了內心驅動力,使得整個法庭心理愿意跟著劇情和線往前走。法庭心理獲得了積極的指向和集中。這就是心理學上所說的注意。

                    注意

                    律師在法庭上的某種意圖表現,連引起法庭注意都辦不到。這種意圖便失去了價值。

                    英國律師公會主席、大律師杜查德..坎恩說:

                    沒有哪一個開庭陳述僅僅只是案情的目錄表,相反,它應該有一種詩人的魅力,把法庭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緊緊吸引過來。激起他們濃厚的興趣。

                    “詩人的魅力”表述言過其實,坎恩卻指出了吸引注意力的重要性。在辯護技巧上,比如說“先聲奪人”。就是這個心理機制。但,什么是先聲奪人,又如何先聲奪人?又該怎么掌控先聲奪人?先聲奪人又會不會變成以氣壓人,反而適得其反?這些都是心理學知識才能解決的問題。

                    有意注意和無意注意

                    講到基于表現引起他人的注意,俄國著名導演、藝術理論家梅耶荷德在論表演時的話可以借鑒。他說,表演從一開頭就要把觀眾的注意力吸引住的同時,又指出用來吸引的武器并不是什么奇門暗器,而是一種對趨向的暗示。

                    律師通過某種暗示把法官導向某種趨勢,這就是律師在引起法官的注意。通過暗示引起的注意,心理學上叫做有意注意。也叫追索性注意。而以突發的刺激引起的偶發性的注意,叫做無意注意。一個毫無預兆,突然而來;一個埋有伏筆,含有跡象。

                    根本無事先約定,我突然在馬路上看到我的一個熟人,這是無意注意;和一個朋友電話約好天安門廣場見,到了后四處找他然后見到了他,這是有意注意。

                    走在路上,朗朗晴空,烈日高照,突然不知道哪來飄過一陣云彩羅下暴雨,這引起的注意是無意注意;濃云密布,雷聲轟轟,然后暴雨如注,這引起的注意是有意注意;

                    在法庭上,事先毫無預兆地提出要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這對法官來說是無意注意;事先打了書面申請,并與他們溝通過,這對法官來說是有意注意。

                    事先交換證據引起的是有意注意,搞證據突襲是無意注意。

                    ……

                    區分這兩個概念的意義在于,其間存在一個首度注意力問題。

                    首度注意力,指的是被引起的最初注意力。它的集中與否決定了繼而是能否延續,能否加固。太多的無意注意會弱化注意力和分散注意力。

                    在法庭上,律師錯誤的表現就是太多“突然”的東西。比如頻繁的證據突襲、把與案件無關的東西帶入法庭表現。法官不耐煩,多半就是這種無意注意太多引起的。之所以會不耐煩,它的心理學原理是,無意注意是被動的,有意注意是主動的,它是一種以接收者自覺性為前提的注意,這種注意一旦產生,接收者就會主動地調動自己的意志,排除種種干擾,集中精力追索事態的前景,朝確定性和真實性、朝預期的目的和結果的方向靠攏。

                    所以,對律師而言,能運用有意注意的,就盡量避免無意注意的引起。并且盡可能地去讓對手造成更多的無意注意。除非,你的這個案子存在特殊情況,比如為了輿論效果,你有意讓它復雜化、非正;。但你也承擔在別人心理的疲乏、緊張甚至膚淺感受。

                    注意力延續

                    引起注意不是目的,而是為了讓它延續。這種延續的方式,通常就是設置懸念。設置懸念就是有所保留地透漏。那么如何做到這一點呢?

                    設置懸念就是把問題的提出和解決拉開一定的距離,從而使法官的注意力在這個距離內保持住。

                    其實,興趣的產生,在于似乎依稀有路與路途并不明確這兩者之間。這就好比一個人走一條陌生的夜路,如果伸手不見五指,便失去了探尋路途的任何希望和可能,取而代之的是絕望和自暴自棄。如果有一線光亮,一星孤燈,一道微曦,才會給行路者帶來生機和興味。兩道三道更是。這就是說,懸念的設置,不能讓接收者完全看不見方向。法官完全不知道這個律師說的這話和某種表現到底有什么意圖,那這就不是懸念了。興趣也就沒有了。

                    用古代成語來說,這個叫做曲徑通幽,而不是大路朝天。曲徑是通幽的,而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注意力的加固

                    但是注意力在延續的過程中,會一點點變弱,所以,得考慮到注意力的加固。而主要方式就是連綴調節。前者,是辯護技巧里經常講到的一環扣一環、絲絲入扣,要表述嚴謹、嚴密、滴水不漏、無懈可擊。后者,是辯護技巧里常講到的要不斷變換和迂回。好比夜晚大海上的航標,一閃一閃,防止眼睛感受力因疲憊變弱,一曲音樂調子有高有低,才能被欣賞。這是它們心理學原理的所在。

                    不過,一般情況下,類似的辯護技巧經驗介紹,更偏向于思維心理規則,而注意力更偏向感性心理規則。但實際上,心理學認為,二者是統一的。

                    19世紀德國劇作家赫勃爾在他的日記中寫過這樣一句話:

                    我看到的那些最差勁的律師法庭表現,在開場的時候往往跟最精彩的戲劇似的。一場遭致慘敗的戰斗往往也是以先聲奪人的雷霆閃電開頭的。

                    --(弗里德里希. 赫勃爾《日記摘錄》)

                    本課件認為,先聲奪人而后慘敗,原因可能是多種的,不一定是該心理規則運用不當的原因。但關于注意力這幾個方面規則,對一個律師的在法庭上的表現是有價值的。

                    法官情感的卷入

                    實際上,第五章提到情感滲入問題,也是一種基于心理考慮的因素。你比如說,情感的內容都得符合正義、真理、責任的法庭心理。但第五章講情感因素考慮的,更多不是一種心理機制,而是一種制造氛圍的方式。而且,前者是基于律師角度講。本章是基于法官角度講。算是一種所謂的觀眾心理學。

                    情感卷入的心理機制是,它一般先由感知引起,然后由注意和意志不斷開道,最后走向滲透和共鳴。本章開頭舉例說明的美國叫廉多.伊萬斯的大法官在他的一本叫做《法庭辯論始末》一書寫道那段話,實際上就是這種心理機制。

                    法庭辯論既是一場論據事實間的戰爭,也是與法庭成員進行心靈碰撞的過程。律師在法庭上不但要把案情陳述清楚,而且要求取得陪審員們的理解和共鳴。為此,每個律師都要深入到陪審員的靈魂深處,把握他們的脈搏,了解他們的所思所想。這樣,律師的辯論陳述、出示證據才能投其所好,起到對己方有利的判決效果。除了相信你的當事人是正義的以外,你還必須努力把你的信念輸入到陪審員的心靈深處,同時,必須盡量使陪審員和你產生共鳴---即感覺到你的心和12為陪審員的心以同樣的頻率在搏動。

                    法官在法庭上的情感具有各別體驗性充分內隱性。這和戲院演戲不同。戲劇表演中,觀眾的情感雖然也是各自不同的,但它們用不著內隱,而且還充分外顯?吹馗吲d了,甚至可以喝彩吹口哨。但法官多數都是面無表情、似乎無動于衷為常態。這就是職業特性。

                    法官的情感體驗有負面情感正面情感。內隱性給律師捕捉法官情感帶來了很大困難,繼而給反饋帶來難題。心理學給出的可能原則,是使用讓情感單純化的原則。

                    任何情感都能有它的依據,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與恨。律師要做的,就是根據自己掌握的確定的情感依據,以及自己的目標,集中行動。

                    情感單純化,也就是說不要讓法官卷入多種情感,尤其是情感性質相沖突的情感。席勒的一句話告訴了我們更深刻的心理機制,他說:

                    兩種性質不同的情感不可能同時高強度地存在于同一個心靈之中。

                    你比如說某個傷害案子,需要激起法官對被告人的同情,就不要再讓法官對被害人的同情卷入。有些律師在這類案件辯護中,要么開始要么最后會表示對被害人的同情。照這個原理來看,有可能值得商榷。

                    作為對象的法官的理解和想象(略)

                    心理厭倦(略)

                    從反饋流程到感知、注意,再到法官情感的卷入,理解和想象,心理厭倦,實際上,講的是看能否在心理學原理上,找到法庭上的一個心理適應機制,以方便律師的創造表現。

                    到這里,關于企圖打一個法庭表現心理學草稿的魯莽的舉措,終于在一種艱澀感受和肯定會被斥以玄虛不實用的批評中,暫時地畫上一個句號。

                    這只是本律師的一點天真計劃,各位同行,請多擔待。

                    第七章 角色意識

                    既然是表現創造,當然不能沒有主體。而在法庭上,作為這種表現的主體的律師,實際上更應該稱為角色。角色意識,是一個律師法庭表現的不可缺少的成份。律師是什么,大概在法庭上應該做什么說什么,沒有誰不知道,但作為一種表現意識,我們也常會忘記這一點。以穩健著稱的厄斯金律師就曾經犯過這樣的錯誤。

                    他在為湯姆.佩因一案辯護發表辯護意見時說:

                    現在,我要把我充當辯護人的角色暫時擱置一邊,以普通人的身份向諸位陪審員發表我的辯護詞……

                    結果理所當然地遭到主審法官當頭譴責。主審法官說:

                    你這樣說對你沒有任何好處。請記。涸谇f嚴的法庭上,你唯一的身份是辯護人。

                    說到角色意識,第一個迎頭冒出來的就是責任意識。律師的整體責任是什么,有哪些,有相關律師職業倫理的規范,也有律師法的明確。不需要援引任何著名律師的看法。但是其作為律師法庭表現的意義,有一個非常有價值的例子需要簡單介紹。

                    已經過世的上海鄭傳本律師是早期中國刑辯界的名流。我記得我在上大學的時候,有人說過,鄭傳本之所以成名是因為有一個案件。他在辯護時認為檢察院的指控罪名錯誤,而且確實也是錯誤的。當時在法庭上,當鄭傳本提出事實與指控罪名不符后,檢察官反問鄭傳本,說:

                    “你認為指控罪名不當,那請你告訴我應該是什么罪名?”

                    鄭傳本立即回應道:

                    “作為律師,我的任務是指出他不構成被指控的罪,而不是他構成什么罪!”

                    這句話后來成了刑辯界的名言,鄭傳本律師也因此聲名遠揚。

                    往小了說,正是清晰的角色意識,讓鄭傳本律師說出了這句令人咀嚼不盡的名言。往大了說,也正是清晰的角色意識,讓鄭傳本的這次法庭表現成為經典,乃至聲名遠播。

                    反過來,本課件作者認為,令人咀嚼不盡的遠不是這句名言本身,而是鄭律師背后這種清晰的角色意識。

                    看來,職業倫理課本和律師法遠遠不夠。西方國家也有律師職業倫理課本和律師法,但基于角色意識的一些職責認識,常常被一些大律師突破或賦予了更為細致和豐富的含義,并在法庭上運用獲得奇效。這就是大律師的與眾不同之處。

                    第八章 多元的未來 — 走向創造

                    這是一次在缺少前人理論指引,僅有中外對一些著名律師的介紹書籍,以及一些零碎的著名律師語錄素材情況下,寫就的小課件。其最大的缺陷在于,由于是一次90分鐘的論壇講座限制,無法在其中涉及的每一個主題都引入法庭實例分析,所有涉及主題都無法展開,進一步討論,從而無法論證更加翔實,例證更加充分,有血有肉,栩栩如生。雖然小,但也耗費了制作者一個多月的通宵達旦。顯然是極不成熟的。誰也不應該把它作為具體實踐的指導。即便里面涉及到相關適用原則,也只是供思考探討使用。更何況,法庭表現的實踐性一面決定認清它還得依賴豐富的經驗,而制作者卻并非是一個經驗多么豐富的老律師。所以,它也是紙上談兵的。

                    它的出世,不在于解決某個或多個具體問題,而在于把這一個個問題提出來,向對它感興趣的人展開;蛘,這倒也能算得上它的一星點價值?

                    不管怎么說,讓各位陪伴我走過這寶貴的90分鐘。真是太虧欠大家了!

                    經過一步步論述,始終無法離開的是創造的命題。

                    法庭表現是具體的,除了那些法律規則、程序的也是最不能決定表現的因素之外,它總是以律師個體的差異、案情的差異、法庭個性的差異極大地凸出了它的孤立性。這也正是它的創造性所在。但雖然具體,它卻處于一種宏觀的創造環境中。它也是這個時代的、這個國家的、是全體律師的。這就決定了,我們的表現創造離不開背景。因此,在本課件最后,讓我們離開具體的案例、語錄的引用、分析和主題的肢解,在宏觀上伸張一番法庭表現作為創造的本義。因為,時間必將證明,法庭表現作為創造的命題,從小了講,會關系到到底會有多少顆新星閃耀、經典問世;往大了講,也將直接關系到中國律師界的整體氣象。

                    創造典型

                    首先遇到的問題就是對典型的理解。

                    實際上丹諾和圖伊特都說地很明白。所謂的典型,不過就是那些與眾不同的風格。但每個人都是與眾不同的,不也自成風格?顯然從與眾不同到作為典型的風格之間還缺少一樣東西。那就是,廣泛的認同和適用性。

                    然而,這種廣泛的認同并不代表社會知名度,也不代表他賺了多少錢,取得了多少功績,有多高的社會地位?砍醋鳙@取名望,靠商業邏輯的運用賺取大錢,靠家族背景獲得地位,甚至靠歷史的偶然性取得功績的,可謂多矣。但這些都不是基于法庭表現的典型。但丹諾是典型,圖伊特是典型,德肖維茨是典型,鄭傳本是典型,田文昌是典型,翟建是典型…… 這樣的典型也可謂多矣。

                    但說來說去,我們還是不知道什么是典型。其實,也等于知道了什么是典型。因為我們從他們那里可以看到一個又一個成功的法庭表現實例,他們也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又一個有效的法庭表現實用規則。然后后來人可以學習他們,模仿他們,超越他們。如果有一天,你或者我也因某個案子在法庭的表現上讓很多人拍手叫絕,那你或者我也就成了典型。

                    可見,所謂的法庭表現的典型,不過是那些你沒有發現到而別人發現了的那些有價值的章法。

                    但走向典型的這條路是艱難的,也很可能是漫長的。不過這有什么關系呢。不要說律師在法庭上,人生不也是這個道理嗎?理解了艱難和漫長,其實一條腿已經邁了入踏上創造典型的路。

                    面向典型,不代表就能造就典型。就像本課件上述所講的那些影響法庭表現的因素,誰又能達到所謂的完美運用?所以,根本就沒有完美的典型。而且任何典型也都是存在各種限制和壽命的。但這并不代表我們就只能無視章法、邁入自由主義的迷途和一團糟。當然誰也都可以這樣去做。開庭就開庭,想那么多干嘛。有什么表現不表現的。但這種話說出來你自己信嗎?

                    但章法在哪里?章法就在每一次法庭表現中。它是融匯在你一言一行、一個詞語、一個眼神、一個反應之中的。實際上它在每一個成功案例中,在每一個在這方面已經有所創造的大律師言行中,在相關的書籍中,在你愿不愿意在乎它重視它的主觀意識中。它是理論學習,它也是經驗積累。它是一種視野,也是一種高度。

                    別說一個律師的法庭表現了,就是人類的藝術,為了尋找藝術創造的規則,人類不也一直面臨著這種境況?

                    別林斯基說的真好,每個典型都是一個熟悉的陌生人。不要以為它很陌生,實際上它很熟悉。

                    本課件的作者還能說什么呢?確實再也說不出什么了。

                    但當我們每次面對每一個案件,走入每一次法庭表現前,都告訴自己這是一次面向典型,是一次創造,我們至少可能會抓住了典型的一個尾巴。

                    法國一個律師的一句話真值得思考,他說:我在法庭上的種種表現,與其說是我的辯護方式,不如說是我在辯護中的人生方式。這種狀態下,某種意義上,用俄羅斯作家富爾曼諾夫的話說,一個人就是一種典型。實際上就強調了投入的重要性而言,這是正確的。

                    希望你能成為我可以面向的典型。

                    創造說服

                    是否能創造典型,不必拘泥。畢竟于任何人都是一個尋覓的過程。而且很多所謂的典型章法根本無法預先設計,只能依稀處于理性和感性認識中。但法庭表現的靈魂是說服。這一點不容忽視。之所以說創造說服,是因為正如美國大律師所說的那樣,辯護,就是一門說服的藝術。因為它除了那些技術性、程式性的法律規則外,它存在諸如語言表達、形體直覺、情感滲入、心理適應、角色意識等包含一定藝術成份的因素。因此,我們說說服是創造的,也就一點也不夸張了。創造,意味著不斷挖掘。是一個逐步發揮自己能動性的過程。

                    如果說,面向典型意識,給了我們向外張望的視角;而創造意識,則給了我們更多審視自我的目光和運動自我的渴望。

                    這也是本課件將“創造”納入法庭表現的定義,并一再使用這個詞語的目的所在。

                    創造多元

                    還有一個問題也很重要。

                    就是我們得扔掉“模型”意識。強調典型,很容易建立這種模型意識。實際上典型是一種多元的典型。這就是不能沾上大一統觀念。認為哪一種表現是最好的。沒有能笑傲江湖的法庭表現,更沒有能壓過其他一切方式的完美法庭表現。同時,這種多元,還指的是應挖掘更多可以提高法庭表現能力的因素。絕不僅僅是本課件提到的那幾點。影響法庭表現的因素是一種開放結構。它以這種開放結構迎接著未知的未來。

                    為了強調這種多元,就用下面一段話作為總的結尾:

                    規則意向和開創意識,是很多著名刑辯律師的珍貴內質。無意稱雄爭霸,有意爭先稱勝;深知創造世界之大,自安一隅之踞,卻又盡心盡力,發揮自我。

                    于是,再美的鳥鳴也不要獨占林野,獨占了就失去了整個春天,哪一種鳥鳴也不要被撲滅,撲滅了就少一份春色。

                    這里的豪情不應該表現為吞并,這里的謙虛不應該表現為退讓。這里的熱鬧不應該表現為爭吵,這里的和諧不應該表現為同調。

                    中國律師的未來無限。于是----

                    法庭表現的創造無限。

                    (完)




                    公眾號訂閱
                    手機微信掃描二維碼,可訂閱劉峰律師【且聽峰聲】公眾號,了解更多劉峰律師信息和動態。
                    相關[律師文章]
                    1 劉峰律師:當哲學闖入人類的心靈
                    2 劉峰律師:拒絕出名---婉拒央視采訪與三不原則
                    3 劉峰律師給團隊2015新年致詞:我們深愛希望熱點文章
                    4 鄭學知:逃不了的江湖:看劉峰律師歸來
                    5 劉峰律師:那么走吧--寫給母親熱點文章
                    6 劉峰律師:《律師紀:請善待律師》
                    7 【劉峰辯護學系列(3)】從上海孫澤生案的成功辦理談律師的君子道
                    8 劉峰律師:政府大樓頻被炸-法治路上一場難言的痛
                    9 劉峰律師:楊金柱等律師利用的是這個非理性的社會
                    10 劉峰律師:律師法庭表現原理第三、四、五章
                    相關圖片文章

                    劉峰律師:世上到底有沒有什么是確定的和絕對的?

                    劉峰律師:朋友圈里的哲學對話

                    劉峰律師:把大事情與小事情做,把小事情當大事情做

                    劉峰律師:律師不能光考慮賺錢——尋找律師職業之魂(3)
                    2014 @ 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 劉峰律師 wybi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1084498號-1 預約電話:(手機)18613049494
                    wtgc要跑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