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5bll"><nobr id="f5bll"><nobr id="f5bll"></nobr></nobr></address>
    <form id="f5bll"><nobr id="f5bll"></nobr></form>

      <form id="f5bll"><form id="f5bll"></form></form>

                    劉峰律師
                    廣州刑事律師
                    只接受刑事案件辯護委托
                    電話:
                    18613049494
                    辯護
                    專題
                    毒品犯罪案件 財產犯罪案件 官員犯罪案件 人身類犯罪 老總犯罪案件 特殊類犯罪 偵查階段 審查起訴 一審 二審 申訴 拘留 逮捕 取保候審 無罪辯護 不起訴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律師信息 >> 相關動態 >> 正文
                    非法持有毒品案佛山中院二審庭審完畢,劉峰律師完勝
                    2014-3-8 17:49:05
                    瀏覽:
                    本律師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法律咨詢,尤其是電話法律咨詢,洽談案件請前往律師事務所。



                     2014125上午,上訴人張小龍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的案子由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借用佛山市順德區法院法庭公開開庭審理。上訴人家屬在二審時找到了劉峰律師,由劉峰律師擔任其二審辯護人。劉峰律師將在法庭上面對由市檢察院派出的出庭公訴人。

                    劉峰律師在接受委托后通過很大的努力爭取到了二審開庭審理的機會,并為此次庭審做好了充分準備。

                    庭審中,劉峰律師提出了“本案的一審判決,將偵查機關在上訴人張小龍短期(僅有五、六天)、不連續(時住時不。、非單獨居住的、他人可以隨意出入的由存在吸毒行為的他人承租的出租房內發現毒品這一事實,認定上訴人非法持有毒品,顯然是將概率極低的可能性與必然性劃上等號,將事實模糊不清與事實清楚劃上等號,將漏洞百出支離破碎的證據鏈條與證據確鑿、充分劃上等號,甚至將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情形與真正的事實劃上等號。這無疑是對上述司法原則的違背。其結果將是導致不正義情形的出現。希望二審法院予以糾正!

                    最終,公訴人在發表最終公訴意見時,同意了上訴人的上訴請求。一紙無罪判決將在近期作出,至此,劉峰律師完勝。

                    附本案的辯護詞

                    張小龍涉嫌非法持有毒品上訴案

                    二 審 辯 護 詞

                    (最終稿)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本案在一審時對上訴人張小龍其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認定存在錯誤,為維護本案上訴人張小龍的權益,洗刷其無辜的冤屈,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本律師今天依法出庭為其辯護。希望法庭嚴謹面對該案的二審和今天的庭審以及本律師的辯護意見,作出正確認定,還本案的上訴人張小龍一個公正。

                    在發表具體辯護意見之前,辯護人想說,司法必須是正確的,才能體現司法的價值。錯誤的司法產生的社會危害性極其巨大,西方法律在刑案審判中確定的寧縱勿枉的審判精神和我國疑罪從無的司法精神,便是這一原則的具體體現。因為錯誤的刑事追究不但對犯罪嫌疑人起不到懲罰作用,反而將制造被錯誤判決者的仇恨和反叛。正義的法律將在錯誤司法下變得不正義。愛略特說,觸犯法律者應該受到法律懲罰,但是法律更是為了保護無辜者而制定的。讓無辜者不遭受冤屈才是法律的真正價值之所在。具體到今天這個案件審理,這一原則意義重大。

                    本案的一審判決,將偵查機關在上訴人張小龍短期(僅有五、六天)、不連續(時住時不。、非單獨居住的、他人可以隨意出入的由存在吸毒行為的他人承租的出租房內發現毒品這一事實,認定上訴人非法持有毒品,顯然是將概率極低的可能性與必然性劃上等號,將事實模糊不清與事實清楚劃上等號,將漏洞百出支離破碎的證據鏈條與證據確鑿、充分劃上等號,甚至將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情形與真正的事實劃上等號。這無疑是對上述司法原則的違背。其結果將是導致不正義情形的出現。希望二審法院予以糾正。

                    具體而言,本案中,上訴人張小龍并不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一審判決中對上訴人張小龍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且適用法律錯誤。具體理由如下:

                    一、一審判決根本沒有查清非法持有毒品罪的涉案地點即位于順德區大良街道連平路二街4號出租屋的居住人和承租人情況,而這一情況的查清對本案的認定又至關重要,便認定上訴人張小龍非法持有毒品,是一審判決錯誤之一。

                     

                    可以明確的是,涉案出租屋的承租人不是上訴人張小龍,這有上訴人的相關供述和公安機關對屋主鄭五妹所作的相關筆錄為證,被告人張小龍曾在其中一間房屋短期起居過也是事實,這兩點一審判決都已認定,上訴人張小龍也予以承認,但一審判決并沒有審查清該涉案出租屋中另外還有哪些人居住。而在涉案房屋的兩個房間內居住的人都有可能將毒品放置在張小龍居住過的房間。那么這兩間房屋的居住人情況到底如何,公安機關根本沒有查清。但我們可以根據本案已有的相關證據推斷,涉案出租屋的租住情況應當是付飛豪一家居住在房間1,上訴人張小龍與楊見侖一起居住在房間2。

                    就房間1而言,根據屋主鄭五妹的證言(偵查機關在2011627日的補充證據)可知,鄭五妹是涉案出租屋的房東,該房屋在20106、7月間系“租給了一對夫婦,男子約30歲,一般身材,講不純正白話,而女孩約20多歲,身材較瘦”(見楊五妹證人證言第2頁)。結合上訴人張小龍供述,鄭五妹所說的租房夫婦年齡、體態特征都與證人付飛豪夫婦相符合,這也可以印證上訴人張小龍的相關供述。同時,屋主鄭五妹在接受公安機關的詢問時指出,這對夫婦就居住在靠近洗手間旁邊的睡房,即房間1。另外,屋主鄭五妹還提到,其每次收租時,也是向該對夫妻收取。這足以說明,房間1內有一對夫妻在居住。在對這一事實進行偵查時,公安機關本該安排屋主鄭五妹對付飛豪夫婦進行辨認,卻并沒有安排辨認工作。作為房東,將房屋出租給他人,每月還要當面向承租人收取房租,不可能連承租人的名字都不知道,更不可能對該承租人的長相都沒有印象。很顯然,屋主鄭五妹在接受公安機關的詢問時做了保留。屋主在筆錄中提及自“他們被抓后他們也沒有再租了,現不知他們去向?”足以說明承租人一直住到案發前,另外屋主鄭五妹知道承租人被公安機關抓獲。

                    就房間2而言,相關證據顯示,臺面上還有證人楊見侖的暫住證和身份證(見現場勘查照片)。試想,如果楊見侖不是住在那里,為何他會將自己的暫住證和身份證存放在該房間,如何解釋?另外房間內還掛有一條根本不是上訴人張小龍的牛仔褲。這直接印證上訴人張小龍的前述說法,即楊見侖與他居住在一起。

                    如果付飛豪夫婦和楊見侖案發時不是居住在案發的連平路24號的出租屋內,那么他們居住在哪里呢?付飛豪和楊見侖在接受公安機關詢問時自報的住址,根本沒經過公安機關的核實,連現場指認都沒有?梢娖淇尚哦葮O其低下。對有重大嫌疑的付飛豪和楊見侖,一審法院在判決中認定通過付飛豪和楊見侖本人的證言證實其案發時住所不在案發出租屋,顯然是不成立的。舉例言明,如果付飛豪和楊見侖當時說其住址是廣州或者南海某地,是否也就不予核實,確認其是真實的?

                    無論如何,可以確定的是,偵查機關和一審法院沒有查清案發出租屋的居住人情況。而可以肯定的是,該出租屋內不止上訴人張小龍一人居住。由此便認定在該出租屋內發現的毒品是由上訴人張小龍持有,很顯然實在事實認定不清的情況下的錯誤認定。

                    二、一審判決根據上訴人張小龍在偵查階段供述“我意識到可能是有人將毒品放進來交給我保管”,便認定上訴人張小龍“明知”的主觀故意和非法持有毒品的事實,是無視刑事訴訟法關于證據的相關規定,是其錯誤之二。

                     

                    首先,《刑事訴訟法》第四十六條規定:“對一切案件的判處都要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沒有其他證據的,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辯護人注意到,一審判決做出如上認定僅僅是依據上訴人張小龍在訊問筆錄中這樣一句供述 “我當時沒有問是誰放進來的,我也意識到放毒品進來的人打算將毒品交給我保管”。在沒有其他證據進行佐證情況下該供述純屬孤證,另外上訴人當庭翻供,其供述便存在前后不一致情形,在無其他證據可以推定的情形下,依法根本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根據。因而該認定是脫離了事實和證據的主觀推測,這是明顯錯誤不能成立的。

                    其次,上訴人根本不知道存放于其所居住的房間的奶茶是毒品,上訴人雖然供述曾經食用過該奶茶,并不能確定該奶茶就是毒品。這一點,上訴人在一審庭審中已經做出供述。由此以來,一審判決中關于上訴人“明知該奶茶是毒品”的認定便缺乏依據。作為吸毒人員,上訴人供述在其房間內發現的搖頭丸、K粉便是其吸食的毒品。因此,如果上訴人知道該奶茶是毒品,完全可以判斷的出。既然涉案毒品從外觀包裝上均是飲品,上訴人取來食用是很正常的事。

                    三、一審判決關于“被告人張小龍明知放在其起居的物品是國家禁止持有的違禁品,其未將該批毒品交給公安機關或自行進行銷毀處理,而是讓其放置于本人起居的房間還試食毒品,被告人張小龍已用行為默許對該批毒品的管理與支配”的認定,是其錯誤之三。

                    刑法上非法持有毒品的客觀方面是指行為人有非法持有毒品的行為。具體表現為“持有毒品”需達到能夠對毒品進行“管理或者支配”的程度。而本案認定上訴人張小龍對涉案毒品達到這樣的程度的證據明顯不足。

                    首先,房間2中起獲的該批毒品并不能證明是上訴人張小龍所有。從偵查階段到審查起訴階段再到審判階段,上訴人張小龍均否認該批毒品是自己所有,而且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該批毒品是他所有。

                    其次,該批毒品是從涉案出租屋中搜出,而涉案出租屋的承租人并非上訴人張小龍。前文辯護意見論及涉案出租屋的承租人應該是證人付飛豪承租,并且付飛豪一家人同上訴人張小龍同住在一套出租屋內。辯護人懇請合議庭注意,一審判決已認定其是吸毒人員;另外,上訴人張小龍還同證人楊見侖一起住在房間2,辯護人也懇請合議庭注意,一審判決同樣的也已認定其是吸毒人員。雖說案發時付飛豪、楊見侖不在現場,但是根據上訴人張小龍的供認,涉案出租屋內的房門事實上是無法上鎖,任何人都可以在房間內隨意出入,因此付飛豪、楊見侖作為同在涉案出租屋居住的吸毒人員,我們根本無法排除案發前他們持有該批毒品并將之放進房間的可能性。

                    其次,若按一審判決所說:“公民對自己所居住房間的物品有管理與支配的權利和職責”,那付飛豪、楊見侖也在涉案房屋內居住,那么他們對該批毒品也有管理與支配的權利和職責。而且刑法上所說的持有不要求是物理上的握有,不要求行為人時時刻刻將毒品握在手中、放在身上和裝在口袋里,只要行為人能夠對之進行管理或者支配,就是持有。據此即便是他們不在案發現場,他們完全有能力對該批毒品進行管理和支配,他們同樣也是具備持有的可能性。單單不在案發現場的證據根本無法排除該批毒品是他們二人持有的合理懷疑,由此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張小龍有權利和義務對涉案毒品保管與支配的認定證據極為不充分。

                    最后,必須言明的是,判斷上訴人對涉案毒品是否有支配權和管理權,必須理解清楚張小龍和所居住房間的關系。由于涉案房間即房間2并不是張小龍承租,也不是其長期居所,上訴人在該房間僅住了短短幾天。即便就住這幾天也不是連續居住,而是時不時地住一下。換句話說,該房間只是上訴人臨時落腳之地,上訴人對該房間本身沒有支配權或管理權,那么對該房間不屬于自己的物品便沒有支配權和管理權。這就好比一個人在某朋友家臨時借住幾天,該朋友在房間內置有毒品,真正管理和支配該毒品的是某朋友,而不是該借住人。既然上訴人不是該案發出租屋的房東或者租賃人甚至哪怕長期居住人,而只是客,沒有管理和支配該房屋和房屋內物品的權利和義務;那么,上訴人當然不能隨意拿走已經在房屋里的物品,也不便于隨意過問房屋內的物品情況,對于本案的毒品亦是如此。上訴人在供述中描述“偷偷”拿兩包自己食用,便是對其就該物品無支配和管理權的典型表現。上訴人張小龍對這批“疑似”含有毒品的奶茶不聞不問,是安守本分的行為,而卻被一審法院曲解為“用行為默許對該毒品的支配和管理”,上訴人確實百口莫辯,非常之冤。本律師認為,是否有非法持有毒品的犯罪故意,需要運用法律邏輯,綜合考量房屋所有居住人員的情況、行為人的意圖、持有的客觀條件、居住人與該房屋的關系等各方面的因素并結合證據進行辨證,而后才能予以認定。因此,本案中,上訴人張小龍對該筆毒品的態度,根本不符合非法持有毒品罪的犯罪故意,也不符合刑法關于“持有”這一客觀方面的要求。

                    綜上所述,本案中,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張小龍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事實不清,依據的證據不確鑿充分。根據本案證據得出的關于何人持有毒品的結論并不具備唯一性、排他性。同住的吸毒人員付飛豪、楊見侖在本案中極有可能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甚至還有可能是其他人,這樣的可能性還相當之大,如此已足以推翻一審判決的認定。因此本案屬于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應當就該指控的犯罪做法指控罪名不能成立的無罪判決。

                     

                    審判長、審判員,在本案的整個辯護過程中,辯護人有一種說不清的疲憊。尤其是面對著威嚴的法官和正直的檢察官。因為辯護人一直想通過嚴密的邏輯、合理的推斷徹底洗涮我的當事人的不白之冤。本案原本只是一件普通的毒品犯罪案件。但由于存在諸多特殊情節,尤其是太多根本沒有查清的事實,殘缺不齊的證據,辯護人縱然使盡渾身解數也無法給出一個非此即彼的結論。辯護人并無權指責公安機關對本案的偵查不周之處,而只是想說到底是誰在持有該毒品,也許將成為一個永遠的迷。但無論如何,我的當事人張小龍都不應該背負這一沉甸甸的罪名。辯護人在最后懇請法庭秉承審慎的司法態度,對本案做出一個正確的判決。畢竟,法律是為了保護無辜者而制定的,而法庭是還當事人以公正之處。

                     

                    謝謝法庭!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發表至此!

                     




                    公眾號訂閱
                    手機微信掃描二維碼,可訂閱劉峰律師【且聽峰聲】公眾號,了解更多劉峰律師信息和動態。
                    相關[相關動態]
                    1 劉峰律師《理性與艱難》一書出版及購買公告
                    2 程某聚眾淫亂罪無罪辯護成功
                    3 武某某強奸案公訴建議判處五年,劉峰律師辯護僅判一年熱點文章
                    4 本人上海辦理的非法拘禁案下午放人
                    5 劉峰律師《律師辯護心理學:律師征服法庭的心理技術》一書完稿
                    6 劉峰律師為廣州最大信用卡詐騙案主犯成功辯護
                    7 普及愛與善良 劉峰律師將為家鄉修一條希望之路
                    8 茂名有史以來最大制毒案二審 劉峰律師開庭完畢
                    9 《東莞:家庭矛盾殺夫碎尸 潛逃洗白20年終落網 》一案,劉峰律師擔任嫌疑人候某華的辯
                    10 梁某珍被指控販賣毒品罪一案辯護詞
                    相關圖片文章

                    劉峰律師《理性與艱難》一書出版及購買公告

                    劉峰律師為廣州最大信用卡詐騙案主犯成功辯護

                    南方都市報報道劉峰律師辦理的鶴山毒豆芽案

                    劉峰律師案件被評為2014年十大刑事案件
                    2014 @ 廣東未央律師事務所 劉峰律師 wybi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1084498號-1 預約電話:(手機)18613049494
                    wtgc要跑路了吗